由于收入和户籍的限制,孩子的父母们无力供养子女在城市生活、学习,不得不选择“一家两地”的生活。

家里这片地因无人耕种而荒废。孩子每天都会隔着斑驳生锈的铁门望向门口的小土道,看看爸爸是否能够回来。

屋里堆积的杂物让狭小的空间已然没有多少多余的地方。孩子失明的母亲坐在阴暗的屋里日复一日等来同样的消息。

家里恶劣的环境,让小小年纪的杨林不得不学会适应生活。她要照顾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又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

狂风卷得杨林家里满屋尘土。孩子说,灰不算啥,可要是一下雨,就只能找一处不漏雨的角落缩着了。

很多孩子二三年都没有见到亲生父母,忘记了爹妈的样子。陪伴年迈的爷爷奶奶过着清贫的日子,度过思念父母的童年。

阿吉镇中心小学,孩子们喝水的地方。勉强固定在这列二三十年的小平房的土墙上,拧不紧水龙头早就生锈了。

阿吉镇中心小学的这口老撞钟注视着一波又一波的孩子,他们在放学的钟声里期待一抹来自父母的身影和呼唤。

不支持Flash

    阿吉镇中心小学的孩子都是当地人……他们有的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有的借助在亲戚家。由于父母外出打工多年,很多孩子二三年都没有见到亲生父母。陪伴年迈的爷爷奶奶过着清贫的日子,度过思念父母的童年。


    你看得见他们的身影,却触摸不到真正的他们,感受不到他们内心最真实的渴望。对他们来说,爸妈的爱,就像是双手接触不到、眼睛无法看到的氧气,它如此这般存在,孩子们也很需要。只是,这些爱,不在身边,在电话那头,在漫长的等待中。


    采访过程中遇到的这些活生生的事例,是给希望给这个社会上的所有人以警醒——解决留守儿童生存环境问题,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杨德
  杨德:跟在老师身后,看见相机有些胆怯。对妈妈的思念和成长过程中的经历,都写在孩子那闪烁不定的眼睛里。他的父亲患有精神疾病十多年,家里还有两个也在上学的姐姐。全家人靠母亲一人的打工钱维持生计,而她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
  愿望:电饭锅或电磁炉
  王炎
  王炎:父亲植物人,母亲间歇性精神病,还有一位患有脑出血的爷爷。父亲生病前只有微薄的工钱,生病后家里更是雪上加霜,只能靠母亲的收入支撑家庭。我们无法触及到她最内心的想法。也许是因为她不愿吐露,也许是不知如何表达。
  愿望:学习机或电脑
  张莹
  张莹:无论多么嘈杂的环境,总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角落。提起妈妈,她就会满眼含泪说不出话。校长告诉我们,孩子父亲股骨头坏死,常年卧病在床,而她的母亲在外打工支撑全家人的生计,春节都没有回来。平时生活依靠90岁的奶奶照料。
  愿望:学习机
  杨琳
  杨琳:家里恶劣的环境,让杨琳的脸上早早的长出了癣。她要照顾有精神疾病的母亲,又要照顾爷爷奶奶维持生计。大雨将至,一阵狂风吹得满屋尘土飞扬。孩子说,灰不算啥,可要是一下雨,就只能找一处不漏雨的小角落缩着了。
  愿望:自行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