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生命之环”为谁而建

抚顺正在建设的景观建筑“生命之环”日前在网友中引起不小的争论,更有偏激网友称“不如省钱造战舰打日本”。

抚顺市政府网站的文章显示,"生命之环"寓意连接天圆地方,贯通天上人间,无论是高度还是形式都是世界独有的。“生命之环”外直径高达170米,该建筑内部结构为纯钢框架结构,由一根根钢骨拼接而成,钢材总吨位约为3500吨。

抚顺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夏红军曾回应称,“生命之环”当初设计确实是景观建筑,但后期在不改变原设计结构施工的基础上,在其内部东西环下安装设置了4部登高索梯,将上升达到150米的高度,增加登高观光作用;此外,蹦极娱乐项目也在论证。

然而近日,“生命之环”蹦极娱乐项目已经彻底夭折。“当初建设生命之环时就没有设计蹦极等娱乐功能,但建设过程中因为有市民提出花这么多钱,没有使用功能比较浪费,所以我们提出增加蹦极项目,但后来经过专家论证受到了否定。因为人体能够承受的极限是40多米,而生命之环最高处在150米以上,远远超过了人体极限,蹦极项目因此夭折。”

至此,这个斥资上亿的庞然大物仅剩“观赏”这一项功能。

官方回应:“生命之环”功能在于宣传新城

投资1个多亿建设一个没有使用功能的地标建筑,很多市民发出反对声音,这个圆环是否能够体现当地的地域性?是否能够融入当地自然环境?对于一个新兴城区这笔钱是否更应该投入到城市民生保障工程建设中去?

沈抚新城城建局李局长介绍:“生命之环”及其地下配电等设施共投资1.12亿元,该建筑不仅是沈抚新城的地标,也是抚顺市的地标。据介绍,“生命之环”是由知名的景观设计公司美国GGE公司提供的创意和设计理念。“生命之环”寓意连接天圆地方,贯通天上人间。另外,“生命”二字也暗喻沈抚新城这座新诞生的城市。

对于质疑声,李局长回应说:“生命之环不仅是一个地标,也是宣传沈抚新城的一张名片。沈抚新城是一个刚刚诞生的婴儿,它需要成长,需要扶持,我们需要把它推广出去才能更好地招商引资进行发展建设。生命之环是一种象征,一种标志,是充满现代气息的建筑,拥有地标般的作用,将引领城区的新生活方式,成为这里的代名词。它代表这个城市的形象,代表了这个城市商业地产巅峰之作,并且将提升整个区域商业地产价值,把生命之环当做沈抚新城未来发展中的一个‘引擎’这是我们的初衷。”

17万亿投资计划还有多少“亿元大铁圈”

近日,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国际金融论坛2012学术报告会上的主旨报告中,对目前各地竞相出笼的“保增长投资计划”表示深深忧虑,他说,上星期初各地报来的投资规划大概7万亿,到周末已经到12万亿,而现在的数字已高达17万亿。

公众的担心,并非多余。陷身舆论风暴眼的“亿元大铁圈”就很能说明问题。这座名叫“生命之环”的巨型城市景观建筑,其平均直径157米,高度相当于50层楼高,所用钢材达3000吨,计划投资金额总计过亿元人民币。在热议“亿元大铁圈”的同时,细心网友晒出了其他地方更多的奇形怪状建筑。它们有着一个很鲜明的共同特点,就是投资额度巨大、建设周期超长、钢材耗用量惊人、都号称“亚洲第×大”或“世界第×高”。

区区中国,似乎已装不下某些官员的贪大求洋心理了。站在权力美学的角度来审视,众多怪异建筑确实能炮制出夺人眼球的政绩亮点。但以建筑美学和实用经济学观点分析,它们既不美观亦不经济,既有高能耗、高排污量、高运营成本之病,同时也背负上了颇为沉重的运行安全压力。其最大可能,就是为某些地方增添更为长期和隐性的债务风险。为什么发达国家很多年才建一个“世界第×高”,而我们这里却如雨后春笋般接连冒出?

投资并非只拍脑袋不动脑筋的体力活儿,它要有科学、严谨、细致的系统分析,有反复推演的可行性论证与不可行性论证,绝对不能只追逐理论上的金钱效益,而无视现实中的各种风险。在各地竞相推出的雄心勃勃的投资计划里,究竟还有多少中看不中用的“亿元大铁圈”?

结语

一座城市的地标最基本的身份仍是一件艺术品,而艺术品通常都是顺势而为而非强行产出,城市地标也不例外。很多时候,只有当其成为一件与当地人文环境相符的艺术品时,其额外功能性才能被开发并被民众广泛接受,城市的内涵也才能附着到这座建筑身上,而也只有那些积聚了城市内涵的地标才能最终反哺它脚下的土地。

换言之,一座城市的地标建筑,应该凝聚着全部市民的期许和呼唤,来承受整座城市的生命之重。

网友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