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旅游>热点目的地>正文

那些已经消失的沈阳城市风景

A-A+2013年3月8日07:16沈阳晚报评论

  翻阅古今资料的过程中,让人有两种感受,一个是沈阳这座城市,经历了多年的风雨,仍旧大概保留着以前的模样。故宫、北陵、辉山、浑河、塔湾、皇寺……这些归于“盛京八景”的地方,如今仍旧是城市重要景色。不过,在那些历史的记录中,曾经的沈阳又与现在很不一样,那些曾经的风景,如今可能是我们居住的一片楼宇,那些曾经繁华喧嚣的场面,如今早已湮没在高楼大道之间,甚至一百年前就已经不见了。

  于是,心里不免有些怅然。拂去历史的尘封,我们居住的这座城市,有哪些风景已消逝?这些只能在记忆中追寻的地方,是否该梳理一番?

  水之变——花泊何处去观莲?

  有首老歌这样唱:山呦还是那座山,梁也还是那道梁。沈阳也一样,山也还是那座山,不管是辉山晴雪还是天柱排青,青山依旧在。当年城里房子矮,远远地还能望到东部的青山,如今山上绿意,却逐渐侵入城市,东部青山半入城。

  时光流转,山仍不变。但水就不一样了,山不转水转,对于沈阳来说,水的变化,的确是非常之大。而当年因水而设的风景,很多已不复存在。

  “潦水无劳闸放行,不愁春雨涨连城。雨晴恰称妾心意,七十二坑春水平。”这是著名的缪翰林——缪润绂在《沈阳百咏》第二首《七十二坑》诗中描写的当时沈阳城雨后的景象。在缪润绂的注释中可以了解到,当时城内有人造水坑七十二个,老百姓称为“泡子”。每年春夏之际,沈阳从无泛溢之虞,就是因为七十二泡子起到了蓄水泄洪的作用。

  当时每逢雨季,雨水顺着街道和胡同两侧的排水沟流向低洼的七十二坑内。因为有了这七十二个坑,沈阳没有了“看海”的烦恼。除了蓄水功能,这七十二个水池,也是盛京城内的七十二处水景,那时候的沈阳,虽然不是家家尽枕河,也是水塘遍布的别致之城了。

  当然了,说是七十二个水泡子,恐怕也是一个概数,只是因为“七十二”符合七十二地煞星的传说而已。

  如果说七十二泡的最主要目的是蓄水泄洪的话,那么,另外一个被津津乐道的风景,恐怕就是那“接天莲叶无穷碧”的“花泊”了。

  缪润绂这样描写《花泊观莲》:“盈盈青草泊,冉冉红莲长。城远空尘嚣,溪清入幽赏。花开五六月,游纵日来往。载酒移菱舟,冲波荡兰桨。榜人预一声,举头烟月上。”看得出来,这个地方是当年著名的旅游景点,不仅莲叶接天碧,荷花映日红,更能荡舟载酒,邀月对歌。如此风光无限,加上游人如织,可算是当时的“5A”级景点了。

  缪润绂记载“花泊”时距今有一百几十年了,如今,这个著名的荷塘景色却一点踪迹都没有了。它到底在哪里呢?好在缪翰林在另外一本书《陪京杂述》中有记载:“花泊观莲:在城北十里”。其后又在该书“胜境”篇中的“莲花泊”条目里说:“莲花泊:即沙河子,在城西北十五里。”在城北多少里咱换算不明白,但“沙河子”这仨字儿咱可眼熟。现在买卖二手自行车的那疙瘩,不就叫沙河子吗?

  还真是这个地方。有专家考证,现在的北运河,是清宣统三年(1911)春,沿浑河古河道重新挖掘的。7200年前,浑河流经这里的时候,养育了咱们的老祖先——新乐人。后来不知道咋的,浑河就拐了,据说拐到了五里河那里,然后又拐了,拐到了现在浑河那块了。

  根据专家的研究,花泊这个湖泊,可能就是当年浑河古河道上遗留的一个湖泊,不过,到了1911年开凿永利河(也就是北运河)时,很可能将这个风景区给破坏了,“花泊”消失。咱们自然也就看不到那池荷花了,也就是说,很多在世的老沈阳人也仅仅是耳闻过“花泊观莲”而已。

  楼之变——魁星何处寻,晨钟暮鼓哪里听?

  前几天,关于努尔哈赤汗王宫遗址的发现曾引起轰动。这也让人多少有些欣慰。曾经存在那么多年,能够承载这座城市记忆的一个地方,如今终于不再是故纸堆里的记载,而是活生生的遗迹。

  不过,除了汗宫,在故宫周围,消失的还有那么多的王府,数不清的衙门,这些建筑如果仍旧存在,那咱可不用像一些城市一样,重新建古城。很多建筑,说没了早就没了。想让它再长出来,重现人间,说实在话,也并无实用价值。

  如果说起消失的建筑,有两处不能不提,一个是魁星楼,一个是钟鼓楼。

  说魁星楼之前先说说文庙。作为供奉“至圣先师孔子”的庙宇,文庙在全国可谓星罗棋布。曲阜自不必说,南京的著名旅游景点不就是夫子庙吗?如今在东北,还能找到文庙的城市有哈尔滨、长春、吉林和兴城等城市。作为大清陪都的沈阳,也曾经有座著名的文庙。

  沈阳的文庙是皇太极建的。当时文庙规模很大,有九位清朝皇帝题写过匾额,每年两次祭孔活动,盛况空前。可惜的是,这座著名的文庙,于1954年拆除,如果想寻找文庙的踪迹,请到朝阳街第一小学后操场那里转悠转悠吧!

  还是说说魁星楼吧。这几年,关于复建魁星楼的说法不时见诸报端。沈阳人对魁星楼这个建筑也就不陌生了。

  按照有的“沈阳八景”的记载,“星阁睛霞”描述的就是魁星楼。魁星楼也是“八景”里消失的风景之一。原“魁星楼”位于大东区菜市街魁星胡同14号,始建于明崇祯元年,也就是后金天聪二年(1628),也是皇太极建的。当时皇太极登基不久,开始大兴土木,建设沈阳城。

  魁星楼于清道光十八年(1838)、咸丰十一年(1861)、光绪八年(1882)三次重修。1962年被公布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64年进行过一次维修。和文庙不同的是, “魁星楼”可是东北唯一,当年学子赶考前,这里可是必须拜谒的场所,据传,压倒三江的王尔烈,在进京赶考之前,也曾到此拜谒。可惜的是,在“文革”初期即1966年8月,这座矗立了300多年的建筑被拆。

  汗王宫遗址被发现之前,沈阳发现了鼓楼的遗址。这又勾起了人们对“晨钟暮鼓”的追忆。其实,这两座建筑,离开这座城市并不那么久远。

  “钟打谯楼第几更,八关接续听锣鸣,狺狺中有谁家犬,吠入深霄不断声。”这是缪润绂描写钟鼓楼报更的诗句。钟鼓楼也是皇太极建设盛京都城时的产物。不过,直到1637年,这两座高大建筑才耸立在盛京城。东为钟楼(位于今朝阳街与中街交口),西为鼓楼(位于今正阳街与中街交口),两楼相距580余米,均为正方形底座,坐北朝南,设有四个孔门,行人车马可从楼下穿过。

  从建成那天起,古老的沈阳城,开始了“晨钟暮鼓”的生活,直到上世纪二十年代,由于城内道路不断拓宽,钟鼓楼逐渐成为影响交通的障碍,终于到了1929年,钟鼓楼被拆除,“以利交通”。据说,当年正在东北大学教书的梁思成曾试图阻止过对钟鼓楼的拆除。这是梁思成一生第一次企图保护纪念性建筑物,他向当时的沈阳市长陈述了以下理由:“毁坏容易保护难。它们一旦消失就不能再恢复了。为什么你要选择把它毁掉呢?”可惜,他的忠告被拒绝了。

  如今,除了被重新发现的鼓楼遗址,在沈阳故宫里还存着当年钟楼里的大钟。据说这口钟铸于辽金时期,500多年后有人把它送给了正图谋大事的努尔哈赤,于是,这口钟跟随着他辗转来到沈阳,皇太极把它安置在钟楼里,还亲自命名“盛京定更钟”。

  相关热文:

  沈阳故宫四大未解谜团:清朝龙脉之谜

  沈阳故宫“生日”之谜(组图)

  清福陵 一百零八级石台阶之谜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