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资料图)赵本山(资料图)

  华商网-华商报1月20日报道 辽宁铁岭开原市东北约50公里,莲花镇莲花村南沟。穿过这个又名铁嘴沟的小山村,沿崎岖山路向东南步行500米,即可看到山前矮坡上,十余株松树围簇了一块墓地。七八座乱坟间,两尊同立于1996年的墓碑上,刻有“曾祖父赵子章、曾祖母赵王氏”、“祖父赵忠福、祖母赵王氏”,立碑人是“贤孙赵本山”。

  晚辈赵本山

  给长辈的红包由两三千变一千

  2014年8月10日,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北方农村俗称“鬼节”。赵本山再次回乡祭祖,这是他一年里第二次回到家乡。上一次,是在4月6日,清明节次日。

  和往年不同,赵本山此行显得极为低调,只两辆车,随员8名。

  67岁的赵本山堂叔赵德发向华商报记者忆及这次不同寻常的祭祖:“车没有进村,停在后山的大路上。”

  按照惯例,每位在世族长都可以领到数目不菲的礼金。赵德发说,过去每年长辈们领到手的红包多则三千,少则两千。这一次,赵德发和其他赵家长辈们领到的是各1000元。更让赵德发意外的是,陪同的赵本山上坟的,除了他的助理和几名弟子,还有一位南方口音的“大师”。

  在当地的风俗中,除了故人下葬时需要看风水定方位,每年例行祭祖时很少见到风水先生的身影,除非“子孙中有人遇到了麻烦,需要看祖坟附近是否有所妨碍,需要收拾”。

  似有预见,与此次祭祖相隔仅2个月,赵本山因“连续缺席文艺座谈会”陷入舆论风暴。

  和赵德发一起亲历这次祭祖的,还有他的哥哥、赵本山的盲人二叔,今年68岁的赵德明。在赵本山极其贫困、孤苦的童年里,赵德明曾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在赵德明的启蒙下,赵本山学会了日后赖以为生的二胡、笛子、三弦和入门级二人转“大观灯”。

  3年前,赵本山将二叔赵德明接入开原市养老院,住进了每个月收费1300元的护理区。

  赵德明对“大师”当天的祝祷仪式和断语颇觉不以为然。在赵家的祖坟中,赵本山没有给自己的父母立碑。关于这个令人费解的举动,赵本山曾对二叔赵德明解释说:自己不信这个。但赵德明认为,“这兴许也是听了哪位大师的话”。

  2015年1月15日,赵德明在开原市养老院给华商报记者说,其实大师很多地方说得不准,那些话都是骗本山钱的,当不得真。“我也不好给本山说什么。他信,就随他高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