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最美姐姐”征婚救弟 拷问社会救助体系(图)

来源:华商晨报 2012-03-23 10:51:46
姐姐征婚救弟弟求援拷问社会救助体系冰冰得到救助后,姐姐刘文文也松了一口气 记者 张诗尧 摄


  新闻回放:

  华商晨报讯(记者 李莹莹)丹东凤城市叆阳镇11岁男孩冰冰患尿毒症晚期,医生称肾移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但面对高额的手术费用,原本就有外债的家人发愁了。

  为了救弟弟,24岁的姐姐做出惊人举动——上街征婚,条件是对方愿意帮助弟弟。

  随后,经过本报的持续报道,爱心人士纷纷捐款,冰冰前期手术费用已经基本凑齐。

  首次见报题目:《救尿毒症弟弟,24岁女孩征婚筹钱》

  没能走通的求助之路

  征婚前家人三次求助都失败

  昨日上午,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病房里,冰冰正趴在病床上看电视剧,偶尔发出朗朗的笑声,姐姐文文用手搭着他的肩。

  “有好心人送给我弟个DVD机,还有好几本电视剧的碟,这下他心情大好,他高兴我和我妈自然就高兴。”文文笑着说。

  冰冰的妈妈说他们正忙着办肾移植手术的手续,一家人收到好心人捐款共约40万,冰冰前期手术用的钱终于有了。

  去年10月17日,冰冰被查出患有尿毒症后,一家人没想到治这个病需要这么大费用,很快家里仅剩的一些钱就花光了。于是冰冰妈妈感觉到压力和紧迫感,便想到找相关部门资助。

  冰冰妈妈介绍,去年底,她先后找到居住地和户籍所在地镇政府寻求帮助,但得到的答复都是管不了。今年1月末,她再次托人找到户籍所在地镇政府民政部门求助,这次对方承诺,要号召群众给冰冰捐款,然后给冰冰家办低保户。

  “低保户得在今年7月份才能评,冰冰的病根本等不及,说捐款的事之后也没消息了。”冰冰母亲说,“迫不得已,文文想到征婚为弟弟筹钱,又偶然地获得了媒体的关注,收到大批好心人的捐助,冰冰的救命钱才有着落。”

  发言台

  陈光标:人们应转变财富观和人生观

  VS

  王名:社会救助须立法

  拨通陈光标本人的电话,听到慈善,陈光标表现出了很强的畅谈欲望,甚至不顾“我现在正坐在主席台上,不方便接电话”。

  陈光标表示,通过媒体已经知道刘文文征婚救弟的事情,“目前募捐的钱根本不够,我曾捐助过几个尿毒症患者,这病必须换肾。一个换肾手术需要15万,重要的是换肾后的维持,整个下来至少100万。”

  陈光标能够理解刘文文征婚救弟的苦衷,但他知道这种方式无力解决其他弱势群体的救助,“中国人口基数太大,要想像发达国家那样做到全民保障体系肯定不现实,所以,现有的办法就是让所有人的财富观和人生观转变,发达国家人均捐助占个人工资将近3%,而中国大陆大约只有0.06%。”

  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中国红十字会理事王名,已连续第二次提案建立《慈善法》。但陈光标认为,社会救助体系的健全,“慈善法不会起到什么作用,比如某个企业家有1000亿,但他不捐,慈善法不能强迫捐吧,所以最好就是改变所有人的人生观,让更多人加入自愿捐助体系中。”

  很显然,提案立法的王名,对于解决类似冰冰事情的方案就是立法。针对陈光标的意见,王名说:“他只是个企业家,社会救助体系必须通过立法的方式,形成一个固定的制度,努力形成系统化的、可操作性的公益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制度,建立有效的信息公开自律体系。”

  对于“慈善法”迟迟不能出台的原因,王名告诉记者:“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大家对政府和慈善机构的关系如何处理还有分歧,政府和社会的责任边界不明晰以及一些立法思维的误区;但2012年,慈善法的立法将是相关立法机构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不仅如此,就在你给我打电话之前,我们正和民政部的相关管理部门在开内容相关的研讨会,未来很乐观。”

  杨团:直接找媒体无益于解决根本问题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政策研究室研究员、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民政部特邀专家杨团通过记者介绍了解了刘文文征婚救弟的事情。

  杨团对记者说:“这样的事情陆续发生并且将永远发生,因为我们的全民医疗保险还很不足,包括现在实行的新农合(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不够,所以只能加大对医疗救助投入的力度,我们做的不是很好跟人口巨大基数有直接关系,所以健全完善的救助体系,光靠慈善立法是不行的。”

  杨团认为,完善的社会救助体系应该有三步,第一步当然是政府投入,第二步是NGO的活跃,第三步是媒体的呼吁以及公众的参与。

  就刘文文征婚救弟一事,杨团说:“她应该先通过新农合。对于这样的事情,老百姓求助的应该是新农合而不是社会,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对制度的再改造,比如新农合解决医疗救助的部分能不能再多一些?对于慈善不能对社会要求过高,最好是从制度和政策上去完善。很多人出现问题后,想到的不是第一步去求助制度,而是直接通过第三步找媒体解决,这无益于解决根本问题。”

  王振耀:发动一切可以慈善的力量

  “慈善法”出台能够解决社会救助体系不足?国家对全民保障投入不足怎么办?这些问题在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原司长、现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看来,解决起来既难也不难。

  困难的地方是,无论是立法还是投入,都涉及相当复杂的程序和多个部门,行政的自然属性会导致有些问题不会立竿见影地解决。王振耀告诉记者:“对于社会救助体系的完善,空谈固然有助于呼吁更多的民众,但最重要的是让每个人都行动起来,比如刘文文征婚救弟,媒体就可以站出来成立一个基金,然后通过媒体的影响力去募捐资金。由媒体发起的‘免费午餐’就是很好的例子,而且现在也转为国家接手,这表明,全民的参与会加速国家相关部门的行动。”

  发动一切可以慈善的力量是王振耀解决之道的核心:“不要那么纯粹,允许有商业思维,因为慈善不是道德,而是事业,也就是说,愿意做慈善的企业想打广告,这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希望更多媒体可以在地方做出这样的表率,目前北京已经有了,上海也有了,但其他地方还有待发展。”

  评论

  如果冰冰没有漂亮的姐姐怎么办

  本报评论员 傅万夫

  贝多芬说: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决不能让命运使我屈服。显然,冰冰一家就没有向命运屈服。

  就在姐姐决定征婚救弟弟之前,冰冰一家还在困境之中挣扎。因为治疗父亲的病,全家已经欠了几万元的外债,而如今为了治冰冰的病又欠下了十几万的债务。可这种看起来无法扭转的命运,却随着姐姐的“征婚救弟”而发生了改变。自从文文征婚筹钱救弟弟后,社会各界不断伸出援助之手,短短半个月冰冰一家就收到了40万的捐款。幸福来得似乎有点快,却并不突然,因为这一切因为他有一个善良的姐姐。

  不过,这件事无疑还有很多值得全社会深思的东西,尤其当有些人在捐完款,提出兑现征婚诺言的时候,冰冰的幸福变得有些沉重。如果他的姐姐非常不好看,即便公开征婚,或许也未必会引起那么多人关注,是否就因此筹到足够款项,真的很难说。

  首先需要思考的,当然是尚且不算健全的社会救助体系,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冰冰和姐姐的故事让我们读出来的更多是辛酸。没有人会希望看到文文为了感恩,而真的嫁给一个并不爱的男人。虽然这是她之前公开作出的承诺,但在那种极度无奈之下作出的承诺。如果真的有人要求践行,未免有乘人之危之嫌。

  消除冰冰姐弟的难题,一方面需要社会救助体系尽快健全和完善,使每个国人都病有所医,不必通过“征婚救弟”这样的尴尬方式来获得救助,真正实现有尊严的生活;另一方面,还需要全社会奉献不掺杂其他欲念的爱心,如果冰冰的姐姐真的如她之前承诺的那样,嫁给一个救助了小冰冰的男人,这或许就是令所有中国人长期蒙羞的一件事。难道我们真的会看着一个女孩,就因为弟弟的医疗费,用自己的幸福作为代价吗?

分享到:

新闻排行榜

  1. 1旅顺海底沉船或为全世界最多
  2. 2辽宁台安数百村民被冒名贷款3千万
  3. 3省直机关首次集中考试竞争正副处
  4. 4沈海高速1个月测到6000条违法信息
  5. 5银行行长卷走2亿元举家外逃
  6. 6赌徒为赌博养20多条藏獒防警察
  7. 7辽阳灯塔矿难72小时黄金期已过
  8. 8动车盒饭保质20天 教授称可达半年
  9. 9韩庚罢录《天天向上》经纪人骂人
  10. 10阜新彩民夺双色球一等奖633万

专题更多>>

辽阳矿井瓦斯爆炸

辽阳市大黄二矿井下发生一起瓦斯爆炸事故,目前已造成5死1伤17人被困。 [详情]

道听图说

时尚热点

食色空间

世界真奇妙

热点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