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阅读

  当城市治理遇上摊主生计、市民生活,如何统筹兼顾?辽宁锦州市打造了早餐一条街,转移旧集市的早餐摊主。安置前,街道跟摊主开会沟通,帮忙办证件,并提供围挡、桌椅等;起步期,减免租金,还用新媒体做推广、引顾客;稳定后,进一步丰富早餐种类,让新旧摊不重样,并与外卖平台谈合作,把早餐街品牌做到线上。到了新环境,摊主们也自律经营、相互监督,共同维护环境与诚信。

  晨光和煦,辽宁锦州,街道上,行人的步履或急或徐。两三碗豆腐脑,五六根油炸大果子,再添几个玉米小饼,一家人的早餐就齐活了。而卷好的熏肉大饼配上一杯豆浆,则最适合赶时间的年轻人。蒸气升腾里,小城幸福的一天开始了。

  但3个月前,不少市民却没这么淡定。当众所周知的二园早市要在“创城”中被取缔,一个个问号摆在了摊主、市民及管理者的面前。摊子迁走后,生意还能好吗?市民还能方便地享受实惠的早餐吗?

  当城市治理遇上摊主生计、市民生活,“一刀切”地撵走小摊贩,显然过于简单。城市升级,更需要治理方式的升级。锦州市“创城”期间打造的锦铁街道早餐一条街,既饱了市民的胃,也暖了摊主的心。

  摊位咋做共商量

  业主生计有保障

  “原来和平路的地址,不成了。换到附近一处,行吗……”电话那头还没说完,“军哥豆浆”摊主杨军就挂断了电话,叫上20多户摊主,讨说法去了。

  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食品安全示范城市“三城联创”过程中,锦铁街道管辖范围内的二园早市,被列入了取缔范围。考虑到业主们的生计和居民们的便利,锦铁街道决定先将早餐主和市场业主剥离,市场业主就近安置到五家厅棚市场,早餐业主重新选址、统一安置。

  “军哥豆浆”,半个锦州城都知道。“当时答应迁到和平路,现在说不行。是不是想把我们拖黄了?”见到城管,杨军没好气。

  “和平路车多,会造成拥堵。早餐街,我们肯定会做,规划草图都在这呢。”锦铁街道城管所所长张岩耐心解释,可摊主们就是不买账。凌河区副区长陈志强发了话:“一周之内出方案,两周之内出摊。”得到承诺,摊主们的火消了。

  此后,摊主和街道拧成了一股绳,共同为早餐街的开业紧张筹备。杨军作为摊主代表,半个月内和街道开了3次碰头会。为了美化早餐街、控制摊主成本,摊位的架子和围挡都由街道准备,但做多大、做啥样,要征求摊主意见。

  正式营业前两天,有摊主提出,自备桌椅麻烦又散乱,建议统一配套便民桌椅。于是,街道连夜定制、安装。“头天晚上11点多,我看见张岩他们还在忙活,就为了我们开业时能用上。”

  锦州市第一条便民早餐街,正式营业了。

  微信公号做推广

  卫生观念入人心

  早上5点,李超挂上《食品摊贩经营信息公示板》,等待顾客光临。

  这块公示板可不简单。食品摊贩登记备案卡、从业人员健康证、食品安全责任承诺书、锦州市食药监局投诉电话,在上头一目了然。“流动摊挂健康证,第一次听说。这都是街道帮我们统一办的。”李超说。

  可随着时间流逝,李超的心里越来越急。“过去5点就有人了,能持续到9点半。现在,6点半才有人气,7点半就一个人影都没了。”尽管首月试营业免租金,李超还是不禁抱怨。

  街道办事处主任田洋也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周边都是居民区,附近还有学校,按说应该不缺顾客。关键还是知道的人太少。”发传单的土办法收效甚微,田洋想到了利用新媒体资源。

  与“锦州发布”官方微信公众号达成一致后,街道为摊主们拍摄了小视频、动图:诱人的美食、干净的街巷、整齐的遮阳棚和围裙,一改人们对流动食品摊“脏乱差”的认知。发布当天,点击量就迅速突破10万次。早餐一条街,成了锦州市的“网红”打卡地。

  “看到效果,有几家另谋出路的也都回来了。早餐街的人气,越来越旺。”生意红火如初,李超欣然说道,“现在,摊主们都很珍惜早餐街的环境,每天出摊前必须先铺好统一配发的防污垫,收摊时也都把自家的卫生收拾干净,还互相监督,不卖隔夜早餐。”

  锦铁街道把“游击队”变成了“正规军”,保障了摊主们的生意,也把环境卫生、食品安全的观念种在了摊主们的心里。除了设立食品信息公示板,还配备了灭火器,定期进行食品卫生、燃气安全检查。

  “遇到问题,一起商量。办早餐街,我们也是第一次。咱们是合伙人,是一起创业!”隔三差五,田洋就要到早餐街走走,问问各家的生意情况。摊主们也常常问起“创城”的事,还愿意帮帮忙、搭把手。

  花样多多人气旺

  送到更远餐桌上

  “4点出摊,5点上客,9点半打扫干净撤摊。”杨军的“军哥豆浆”,重新开在凌河区延安南一路早餐街西头的第一家。

  在这条不到100米长的早餐街上,聚集了32家个体早餐摊主。他们大多和杨军一样,是从二园早市迁过来的。

  便民餐桌上,母亲陪着儿子用早餐。吃完最后一个烧麦,小男孩夹着书本站起身,一本正经地跟老板说:“我要投入紧张的复习啦。”

  临近期末,早餐街有不少家长带孩子来吃饭。天气热起来,便民餐桌上支起了遮阳篷。坐到一桌的几位家长聊了起来:“过去在家吃,孩子刚起床,没食欲。这块儿离学校近,放下筷子就能到学校,吃得有胃口、不着忙。”“我家孩子天天嚷着要来。倒是花样多、又不贵,我们挺放心。”

  早餐街红火后,街道还想着进一步丰富早餐的种类,让张岩负责招商工作。去年11月,马超的烧卖店因房租涨价关张了。张岩是他家熟客,就一直动员他来早餐街看看。

  “那天来看,赶上下雨,可人还挺多。我合计着,一天能卖五六斤面皮,赚个100多块钱,就够了。”马超和张岩商量,先试营业两天。没想到,一开张就卖了200多块钱。马超打消了犹豫,立马交了2延米的摊位租金。

  “1延米300元,也就是个卫生管理费,街道根本不为赚钱。”马超的烧麦9个一屉,卖6元,工作日每天能卖出五六百元,周末有时甚至能过千元。

  “我理解的‘创城’,是让这个城市的居民有更干净整洁、健康舒适的宜居环境。规划早餐街的初衷,就是不扰民、不占道,方便周围居民就餐。”田洋说,考虑到周边居民的生活,早餐街摊位最终将扩招到42家左右。接下来入驻的摊位,要保证不重样。

  “我家对面,又来了卤煮、天津包子几家。做早餐,花样越多越有人气,大家不用恶性竞争,都能受益。”马超说。

  最近,早餐街还在与外卖平台谈合作,把早餐街的美食打包成一个品牌上线,把健康早餐送到更远的餐桌上。

  忙完之后,杨军、李超等几个摊主坐了下来,开起了“研讨会”。“生存是不愁了,接下来要考虑发展。得珍惜早餐街这个招牌,把顾客服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