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甜甜即将出生百天。2018年3月,甜甜即将出生百天。
2016年12月,南京市鼓楼医院里用于转移受精胚胎的导管。2016年12月,南京市鼓楼医院里用于转移受精胚胎的导管。
2017年12月,甜甜的奶奶、外婆与刘保君及其同事到广州看望刚出生的甜甜。受访者供图2017年12月,甜甜的奶奶、外婆与刘保君及其同事到广州看望刚出生的甜甜。受访者供图

  江苏宜兴的一座墓园内,有沈杰、刘曦夫妇的墓地。两人的墓碑去年才立好,碑上空着一行字的位置。那是为他们的儿子甜甜留的。

  “等(甜甜的)牙齿长齐了,名字就可以刻上去了。”沈杰的父亲沈新南说。

  沈杰、刘曦都是家中的独生孩子。2013年3月20日,一场车祸夺走了二人的生命。

  车祸发生时,甜甜还是一枚体外受精胚胎,被冷冻在摄氏零下196度的液氮罐里。为了让这枚胚胎变成一个活生生的孩子,为两家人“留一个后”,4位失独老人请律师打官司、寻找各种代孕机构,想尽了一切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