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安检的聂渝鑫在手检进站乘客。 本报记者 胡杰 摄负责安检的聂渝鑫在手检进站乘客。 本报记者 胡杰 摄

  手检员日均弯腰2000次 “95后”聂渝鑫除夕又不能陪父母

  自进入春运以来,重庆北站的乘客越来越多,这几天,日均旅客吞吐量都在10万人次以上。因旅客陡增,火车站启动二级安保,安检人员从20多人增调到30多人。

  “95后”聂渝鑫算是老安检队员了,别看他年纪不大,却已经参加了4年春运工作。

  2月6日,聂渝鑫上早班,工作时间是早上8点到下午5点。聂渝鑫晚上就睡在站里的休息室,这里安放了几张钢架结构的上下铺。

  穿好制服,聂渝鑫精神抖擞,穿过拥挤的人流,走向安检台。安检流程有四步。聂渝鑫先做引流工作,在X光机前的传送带旁引导旅客有序将大包、小包放上去,接受检查。

  安检处准备了一些小篮子,提醒旅客将贵重易碎物品放入其中。值机人员坐在显示屏后,目不转睛地看。过了半小时,聂渝鑫跟同事轮岗,他坐在X光机后查看每一个通过的包裹。

  “随身物品检查,快的几秒钟过一个包裹,慢的就不好说了。”聂渝鑫介绍,第三步是处置。目前重庆北站还没有装检查液体的装置,因此必须靠经验和眼睛识别,行李包里有水,必须拿出来检查,有时喊旅客喝一口,有时打开闻一闻。如果发现有危险物品,先辨别,登记了解,视情况通知公安处置。

  最后一道安检关卡是手检,旅客站在一个小方台上,手检人员手持探测仪,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一边测,一边摸。“上一个班下来,平均弯腰2000次。”聂渝鑫说。

  中午12点半,旅客人流并未明显减少,聂渝鑫跟同事轮岗吃饭。他快步跑向伙食团,打一份工作餐:火锅肉+白米饭,找了一张僻静的桌子,吃饭的动作狼吞虎咽。不到10分钟,聂渝鑫吃完饭又返回安检一线。

  “看看值班安排,2月14日情人节,2月15日除夕都要待在站上。”帅气的聂渝鑫腼腆地说,自己还没耍朋友,所以情人节无所谓,但是想想又不能陪父母守岁,心里有些难受。“还好这个周末我有一天假,可以回家陪陪二老。”

  同事们说,聂渝鑫是个热心肠,春运安检这么忙,他还帮助旅客推轮椅、抱小孩,“希望能有好姑娘能爱上他。”本报记者 黄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