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前要儿子照顾好妈妈

  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在山水阻隔的大门岛,岛上空巢老人居多,行动多有不便,可王珏从没有抱怨过,都像家人一样默默守护者他们。

  “海岛上有时候风大雨急,有些老人看完病输完液,王珏还要贴点钱,叫三轮车把路远的老人送回家。”王珏的朋友林彩忠介绍,村里近一点的老人,王珏会趁着空闲把老人直接背回家。

  就像王珏在QQ签名上写的那句话一样,“用最短的时间减轻病人的痛苦。”他总是忙前忙后,笑眯眯地对着病人说,“会好的会好的”,可是谁知道,这一次他生病了却没有挺过来。

  自从7月27日确诊病情、从上海回来后,王珏就待在老家洞头元觉街道静养。大门岛的村民们得知此事,一批批坐船过来,到王珏的老家来看他。家人说:“来的村民很多,房间里都站不下。”

  据了解,王珏妻子在卫生室帮忙抓药,加上儿子上学,一家人的生活并不富裕。即便如此,村里有困难户或者孤儿寡母来看病,王珏也经常不收或少收些药费,还会给他们送水果、送钱。

  事实上,除了每年用“兰小草”的名字捐款2万元,王珏夫妇每年都会去当地的敬老院献爱心,为老人们量血压送药做义诊,妻子侯海平则在每年除夕前,请敬老院的老人们品尝分岁酒。“有一年雨下得很大,爸爸妈妈坚持要去敬老院做分岁酒,那时候我很不能理解。”儿子王子震说,爸爸告诉他,当年妈妈怀孕快生产的时候,是敬老院的老人们一起帮忙,把妈妈送到了医院。

  “人要知恩图报。”王子震把爸爸的话记在了心间。

  也正因为这样,在大学期间,王子震也在学校里参加各种公益活动。当得知爸爸就是那个大家追寻的“兰小草”时,他感到很自豪,并表示要传承父亲的这种精神,坚持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

  当年“兰小草”为什么有一个“33年的约定”,宣布33年后公布自己的身份?王子震记得妈妈提起过,2002年的时候,爸爸正好33岁,那时候家里出现了波折,爸爸就许下心愿,要默默做一些公益活动,33年后才可以公开真实身份。

  “说好33年,谁知道还不到一半,父亲就这样突然去世了。”王子震哽咽着说。

  “父亲做的事情我们都懂,他生病的时候,我为他唱那首《给父亲的散文诗》,他默默转过头擦眼泪。”王子震说,爸爸在弥留之际,还叮嘱他照顾好妈妈,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王子震表示,他和家人,也将会延续“兰小草”的心愿,接力践行父亲的慈善活动。

  来源:钱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