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岁的崔师傅。81岁的崔师傅。

  一个月来,81岁的崔师傅感到极度的无助和悲凉,目前他租住在城西西窑头村,左邻右舍没人知道,他竟然有4个儿子,而4个儿子又在拆迁过程中各分得4套房。对于崔师傅的赡养问题,4个儿子各有说法。

  养有4儿1女 八旬老人却无家可归

  目前,崔师傅在西窑头村租了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民房,屋内很简陋,月租金300元。

  说起自己的处境,老人几欲垂泪。“我有4个儿子,一个女儿。”崔师傅说他是城西一国有工厂的职工,老伴是城西某村村民。近年来,随着他老两口年纪的增长和村子的拆迁,家庭慢慢发生了变化。

  崔师傅说,2005年,三儿子因一起案子被判入狱,为照顾三儿媳妇和孙子,他将自己的工资卡、医保卡、老年补贴等交由三儿媳支配。而老伴因老宅子归老四而由老四赡养。崔师傅讲,村子几年前拆迁,四个儿子分别分到4套房子及数十万补偿款。

  崔师傅说,三儿子也于2013年年初刑满释放。在三儿子家的几年间,他曾几次将工资卡挂失补办,想拿回自己的工资,但均因考虑到三儿媳妇及孙子的生活而再次交出。2015年5月,崔师傅又一次将自己的工资卡挂失补办,但这次却带来了严重后果。“今年6月11日,取钱时发现我把卡挂失了,三儿媳妇把我的被褥扔到楼道。”崔师傅说,同时被撵出来的还有他三儿子,无奈,两人在西窑头村租了一间民房,暂作栖身之所。

  “我老伴前些年得了脑出血,行动不便。”崔师傅说,老四嫌他将工资全部贴补给老三家,拒绝他进家门,他最近一次见到老伴还是在两三个月前,当时是女儿去看妈妈,老四夫妇不在家,偷偷将他叫去。

  崔师傅租房住已一个月时间,其余三个儿子均不愿接受他。昨日,在租住房里,老人拨打老大、老三、老四的手机,询问目前问题如何解决,老大、老三均未置可否,而老四则直接称“你活该”。“老二去了四川,电话不通。”老人无奈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