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大超和他收藏的青铜器。洪大超和他收藏的青铜器。

  编者按

  经过记者概括的新闻肯定有漏珠之憾,甚至,记者省略的内容有可能正是读者需要的信息。正是出于对读者高度的重视,晶报决定今日起推出情境报道“阳光故事”。对于这类故事,记者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原汁原味地叙述和描写,以更多地保留细节。如果您还读得下去,读的过程中获得了新知、受到了感动和得到了启发,请告诉我们,我们一定会不断探索这种新的新闻写作方式,做更精彩的“阳光故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深圳老板洪大超(化名)投资3500多万元收藏了一系列商周青铜器和元明青花瓷器,相隔20多年后的2012年,他开始着手筹建华夏文物博物馆。筹建博物馆的前提是鉴宝,于是,就有了——

  4月24日,周五。从武汉开往深圳的G1013次列车到站时间是下午5点,但洪大超和晶报记者习风4点不到就来到深圳北站,等着国内知名青铜器修复专家方国荣的到来。

  尽管习风事先说好接待队伍不要浩浩荡荡,但是洪大超还是请了两个收藏界同行、两个摄影摄像。

  4月14日,洪大超请习风为他筹建华夏文物博物馆鼓与呼。作为记者,当然要现场品鉴外加刨根问底,于是,习风将洪大超所藏青铜器上铭文全部拍下来,买来《古文字类编》、《甲金字典》、《商周文字研究》进行研究,很快,便发现两处破绽:一是该青铜器铭文一反商周的阴文习惯,居然是阳文,二是铭文字体没有古人的朴拙反倒有今人的匠气。

  习风毕竟对青铜器是外行,也没把这个疑惑提出来,只明确告诉洪大超:“如果要报道,必须有我认定的专家进行鉴定!”洪大超倒也爽快:“你给请个专家如何?”

  方国荣是习风托朋友请到的。这个50多岁的专家一辈子从事青铜器修复工作,湖北省博物馆镇馆之宝编钟就是他参与修复的。但方国荣谦虚得不行,他明确声明:“我只是利用周末时间过来看看,不是鉴定——鉴定是要走流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