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韩国整形失败维权无门的患者昨天在会场现身说法。在韩国整形失败维权无门的患者昨天在会场现身说法。

  昨天,卫计委主管的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召开“赴韩整形维权失败案例”通报会,去年我国赴韩做整形手术的有5.6万人,关于整形失败的事故和纠纷越来越多,且以每年10%至15%的比例在增加。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表示,协会目前已与韩国韩中医疗友好协会达成一致,拟就韩国整形美容医生的资质建立一个相互认证的平台。中国的患者可以登录协会网站,就双方认证后的韩国医生的资质进行查询。

  “花了这么多钱竟然把脸毁了”

  昨天,8位在韩国整形失败维权无门的患者出现在了发布会现场,与有意对她们进行免费修复救助的医疗整形机构人员进行沟通。

  8个人身穿粉色T恤,胸前是黑色的条幅,上面写着自己在韩国整形的机构名称以及造成的后果。8人中,有5人戴着口罩,把脸捂得严严实实。在叙说自己的遭遇时,一名女子失声痛哭:“在韩国给我做双下颌整形手术的医生,竟然是一名牙科医生。我现在的样子根本没法见人。”

  现场的王女士告诉记者,她是2013年4月经过朋友介绍去韩国做手术的,“做了包括割双眼皮、开外眼角、去眼袋、鼻子假体植入等8项手术,花了45万,但其中7项都失败了”。

  王女士说,由于鼻子歪斜长期不通气,导致精神难以集中,说话有时候语无伦次,眼睛至今都有麻木的感觉,“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会成今天这个样子,花了这么多钱竟然把脸给毁了”。

  另一名整形患者靳魏坤则并非经人介绍,而是韩国大型整容节目《许愿清单2》在上海招募时被选中的。她于2014年1月在韩国进行整形手术。但仅一个月后,她就发现鼻子假体是歪的,八字纹垫的骨头不对称,一高一低,颧骨一宽一窄,下颌角切得坑坑洼洼,连下巴也是歪的。

  靳魏坤在奶奶的陪同下,前往韩国维权,因花销难以维持,靳魏坤不得不与奶奶露宿街头。“在韩国找了仲裁,所有能想的办法都试了,但依然得不到满意解决。”

  靳魏坤说,仅她知道的赴韩整形失败的患者就有200多人,大家组建了qq群互相交流,“一些人自杀好几次了,真的很无奈,生不如死。”她表示,希望通过自己和姐妹们的经历提醒大家,整形是有风险的,选择的时候一定要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