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嵩绘宋嵩绘

  妇科体检没隐私

  上午7点半,在某机关工作的张女士就到了单位,因为9点安排女职工妇科体检。她特意提前出家门,想着早点去排队。

  体检地点就在张女士所在办公楼旁边的三层小楼。单位在一层借用了两间屋子,专门请医生带着仪器来做体检。时针指向8点半,小楼门口已有七八位女职工在排队。

  9点,体检开始了,门口工作人员每次清点好20人一批,进到同一个屋子里做检查。

  这是一个长方形的屋子,左右各摆一张床和检查器械,床边坐着两位年纪稍大的女医生。20个人往屋子里一站,显得有些拥挤。

  “今年还是没给挂帘子。”张女士嘟囔了一句,神情有几分无奈。排在队伍最前头的一位姑娘走向左边的床,慢慢躺了下来,可能是当着这么多“围观者”不太好意思,只把衣服撩开了一些,等着医生检查。医生走到床边,面无表情地说:“裤子往下拉!”姑娘“哦”了一声,只得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