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上的慧敏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也许只有这样的时刻,被生活重压的她才能拥有短暂的轻松时刻。课堂上的慧敏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也许只有这样的时刻,被生活重压的她才能拥有短暂的轻松时刻。

  阅读提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一个年仅19岁的女孩近乎满头白发。

  她叫底慧敏,是郑州师范学院的一名大一学生。刚刚开启的大学生活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少新奇,在别人玩手机、刷微信的时候,她满脑子里只有“母亲”两个字。那个没有窗、照不进一缕阳光,异味扑鼻的出租屋内,植物人母亲等着她照顾。这,让底慧敏很忙碌,很艰辛,也很温暖。她说:“每天能看到妈妈,和妈妈在一起,就是好的。”虽然床上的妈妈,无法言语,也不能动弹,但依然能够注视着女儿和儿子……

  回家

  回到出租屋,因为妈妈没有意识,慧敏就用手一点一点帮她清理干结的粪便……

  深冬,晚6点,天已黑透。位于郑州北部的杓袁村较白天略显热闹。

  村口摆摊卖馒头的宋师傅每到此时,眼光总不经意地往村口瞥。因为,每到这个时候,总有一个骑山地车的小姑娘跑来买凉馒头。大冷的天,买馍人都担心馒头不热,唯有这个小姑娘专拣凉的买。正是这个疑惑,让宋师傅关注并结识了底慧敏。

  车照例停在了馍摊前,宋师傅已将早就包好的5个馒头递了过去。拿到馒头,慧敏匆匆往家赶。她的“家”是这个密密麻麻方格城中村中的一间。

  慧敏租住的房间位于7楼走廊的尽头,出电梯不远,记者就闻到了刺鼻的异味。门口角落里,晾晒了七八个单子。推门进去,是个面积约6平方米的单间。一张竖放的大床和一个用砖堆起的小床几乎占满了房间。

  “娘,俺换过床单后,马上给你做好吃的!”看着妈妈睁着眼看自己,她高兴地亲了亲妈妈的额头说。身高仅1.58米的她搬不动妈妈,只能跪在床边将她先侧身抱起,再将已湿透的纸尿裤和床单换下来。因为没有任何意识,妈妈的大便已干结在肛门处,慧敏就用手一点一点帮她清理。

  之后,她又给妈妈擦身、清洗、按摩……“妈妈长时间卧床,身体萎缩得厉害,手越攥越紧,指头间经常磨出血。为了能把她的手指分开,我就用卫生纸把她的每个手指缠几圈。”慧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