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7点,随着火车慢慢靠近宁波火车站,一个由25岁初中毕业的陈某掌控的17人诈骗团伙终于破灭。

  此时,躺在潘火家里床上的老刘很是激动,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警方终于给他报了一箭之仇,只是这代价有点肉痛,足足54万元。

  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在被骗走7万元的时候,老刘已经意识对方有问题了。可他选择继续被骗,原因是:想看看骗子究竟能骗走多少。

  4个月时间他跑了14趟银行

  汇给骗子54万多元

  昨天一早,还没等民警上班,穿戴整齐的老刘便来到潘火派出所。

  他脸上洋溢着微笑,还有一丝得意。若不知情,很难看出他之前被骗去了全部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债。

  41岁的老刘是江西人,来宁波闯荡有些年头了,在工地做工程,攒下了一些身家。

  时间回到今年的4月25日,对于老刘来说,这一天将会铭记一生。

  这天,老刘在网上花了1760元买了一款名为“血钻野燕麦”的男性保健品。为了确保品质,老刘选择了货到付款。

  没过两天老刘收到货,还连续吃了3天。这是他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对方自称金主任,说老刘必须再买其他配药,才会有疗效。

  老刘信以为真了,汇去了5500元。

  接下来,他就陷入了无休止的接电话中。

  给老刘打电话的人,分别有:主治医生金主任,医生的老师欧总监,医院的毛院长、刘科长,广东315消费协会徐女士、杨财务,某某公司的陈经理等等。

  打电话的内容,依次是:先是推销保健品的配药,然后是清除抗体素的药,接着有人告诉他说推销这两种药的人是骗子,他们卖的才是真药,于是上述买药过程再来一遍;接下来是消协出面说会退还药费,但要先交税;交了税,再交建档费,建了档案再升级会员卡,升完会员卡又交税,交了税再激活会员卡,然后还要买保险;买完保险,突然有人跳出来说老刘跟一个某某公司的员工内外勾结,要他交罚款,还要汇自保金;汇完自保金,又轮到升级会员卡了,升级好会员卡,还要再缴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