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钟亦的最后一个春节

A-A+2014年3月25日09:59中国经济周刊评论

  钟亦的最后一个春节

  2014年的春节,湖南天气反常,几天前还是艳阳高照,几天后便大雪纷飞。

  钟亦和朱陈分别在年前回家了。

  朱彦记得,农历十二月二十八左右,钟亦随他们一起逛街,小舅子看上一双鞋,钟亦爽快地帮他付了钱。大年三十和初一,两家人一起团圆,彼此送祝福,“钟亦的脸上露出不常见的笑”。

  初二,湖南最高气温28℃。钟亦邀朱陈的姐夫到湘江游泳。朱陈的姐夫是陕西人,去年整个春节,两人一起走亲访友。在朱陈与钟亦的问题上,姐夫持“劝和”态度。

  初四,钟母生日。朱陈去湘阴县城购买了一对金耳环送给婆婆,花了1200元。

  朱陈和钟亦的婚姻,一切似乎均在朝好处努力。

  初六,朱陈的姐姐与姐夫回深圳。朱陈本来也买好了同去的票,但婆婆家不同意,只好把票退了。

  这天晚上,朱陈住到钟亦的房间。

  初七凌晨4点左右,朱陈突然鼻青脸肿地冲下楼,哭喊着要回娘家。朱彦回忆,听父亲在电话里说,当晚,钟亦要求“圆房”,妹妹不从,他就动手打人,“还用脚踩妹妹的头”。

  在钟亦父母的竭力劝阻下,朱陈被拉到钟亦嫂子的房间睡了一晚。钟父说,这个时候让她回去,她的父母一定非常担心,婚姻也许就此破裂。

  初七早上8点17分,钟父准确地记住了这个时点,他送朱陈回家。但朱父很快过来,双方大吵一架,离婚再次被提出。钟父对亲家说,孩子都这么大了,要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随后,朱父带着女儿去看村医,因为伤势较重,村医又带着他们去了另一家较大的医院。

  当天,朱父还去找了村主任,希望村委会出面调解,并特意叮嘱村主任,“别说重话,两家关系向来不错”。村主任这天重感冒了,正在输液,他就打电话派邻近的党员去做思想工作。

  钟亦听不进,传话给村主任,“要砍死朱陈”。

  大家没有把这当回事。生活中扬言要砍要杀的不少,终究会有几人以身试法?

  2月7日,正月初八,钟亦和朱陈结婚一周年的日子。

  这天,外面飘着雪,钟亦呆在家里,烤着火,并无异常。晚上,他与兄嫂一起看电视,恰好某电视台播出云南腾冲杀人事件,大量细节被还原。

  没有人注意钟亦的表情。

  他一直就不引人注意。同家里人一起看电视的时候,他从来不拿遥控器。“他不和别人抢什么,在家里也一样。”钟父说。

  晚上10点钟不到,家人相继就寝。钟父脑海里最后一幕是,儿子靠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盯着电视机看。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