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交友不慎埋下祸根

A-A+2013年12月21日06:48兰州晨报评论

  交友不慎埋下祸根

  佘吉梁最终会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可是,一对姐妹先被强奸后被诱奸并被他“霸占”一年半时间,她们的父亲却一直被蒙在鼓里还继续与佘吉梁称兄道弟把酒对饮,到底是谁酿造了这场悲剧?

  自从事情败露,洪喜章感到屈辱、恼怒,冷静下来想一想,他也很自责。整个事件是因他而起,其中也夹杂着这个单亲家庭中潜伏已久的种种因素。

  两年前已步入不惑之年的洪喜章,本是敦煌市黄渠乡农民,21年前与妻子成婚后,1993年10月18日,长女傈芸呱呱落地,2000年4月,小女儿傈雯出生,为了这个家,夫妻俩早出晚归打理着庄稼,日子虽过得清贫但也安稳。

  可是,2011年,洪喜章的妻子因病医治无效,撇下一双女儿和丈夫,还有一堆债务撒手人寰,父女三人的生活方式和人生轨迹由此彻变。经济上的窘困、失去老婆的伤痛,让洪喜章一蹶不振。他常常借酒消愁,又常常酒后将心中的怨气撒在一双女儿身上。

  “洪喜章经常喝得醉醺醺回家,顾不上照顾女儿还经常呵斥训导她们。”这是洪喜章给村民留下的印象。

  痛失母亲,父亲落魄,让这个家更是雪上加霜,日子过得紧巴不说,一双女儿的心态也由此发生了变异,她们受了委屈不敢给父亲说,在思想和生活方式上染上了一些不良习惯。洪喜章借酒消除对亡妻的思念和对生活的忧愁,可他毕竟是个四肢健全、正值壮年的男子汉,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靠耕种几亩薄田不能偿还债务,难以满足正常的生活需要,清醒时候的洪喜章开始在周边寻找打工机会养家。于是,在农闲季节,洪喜章东奔西走在城乡的一些工地上打工,佘吉梁由此走进了他的生活。

  敦煌市西北60多公里处的黄渠乡境内,在清雍正五年时曾建有一座重兵把守的城堡,名“黄墩营堡”。为解决守军用水,清廷由党河开渠引水,直通黄墩营,这条水渠就取名黄渠,黄渠乡因此而得名。黄渠乡境内水草丰茂,农业较为发达。1998年,一名身有残疾的黄渠乡农民承包了这里的一片湖滩养鸡,此人就是佘吉梁。

  现年49岁的佘吉梁,在15岁时因车祸辍学后在家务农,1993年至1998年又因车祸造成身体轻微残疾。务农存在障碍,他便经营些生意,养鸡十多年虽未发大财,却也有收获。

  “身体残疾心术也不正”,离婚后独身多年的佘吉梁的人品在乡邻中颇有微词。2011年8月,佘吉梁在鸡场修建鸡舍雇工,洪喜章受雇打工。那段日子,洪喜章因妻子去世心情不好,经常喝酒解闷,与爱喝酒的佘吉梁情趣相投,经常把酒对饮,但拳低量小的洪喜章根本不是佘吉梁的对手,经常被灌得烂醉如泥。

  洪喜章和佘吉梁的交情,在洪喜章离开鸡场之后延续着,两人经常在洪喜章家中对饮。一个借酒消愁,一个心怀不轨,大多时候,佘吉梁买酒买肉,又总会在酒后借宿洪喜章家中。

  俗话说,交友不慎贻误一生。洪喜章对佘吉梁的极度信任和依赖,给这个本来不幸的家庭再度埋下了祸根,一边是一双失去母亲的女儿,一边是一双正在悄悄逼近的罪恶的黑手……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