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男子妻女在北京暴雨死亡 起诉村委会索赔286万

A-A+2013年5月27日16:00北京晚报评论

  周末的一场小雨,让夏桂峰再次面对女儿的询问:“水会不会跑进屋里来?”在去年7月21日的暴雨中,夏桂峰的妻子和二女儿不幸遇难。自此,夏桂峰年仅5岁的大女儿对下雨就有了恐惧感,每到雨天,她就害怕雨水会进屋。

  对夏桂峰来说,去年7月的暴雨不但使两名亲人逝去,还使活着的家人生活在痛苦中,成为挥之不去的梦魇。而造成这一切的,仅仅是天灾吗?在今年的雨季来临之际,他与4名家人到房山法院起诉北京鑫垚全商贸有限公司和房山区青龙湖镇晓幼营村民委员会,索赔286万元,起诉理由为两被告堵塞河道,致使洪水改道,造成夏桂峰的妻女遇难。

  讲述

  临死前,

  她仍用手托着幼女

  北京去年7月21日暴雨遇难人员名单中,有夏桂峰的两个亲人,其中30岁的曹付湘是他的妻子,而仅8个月大的夏婧雅则是他的女儿,夏婧雅也是暴雨中年纪最小的遇难者。

  “被洪水冲走时,我媳妇一直用手把女儿托出水面,直到她的手和女儿都消失在洪水中。”回忆起妻女遇难的经过,夏桂峰几度哽咽。他介绍说,曹付湘生前是房山区常乐寺村某家具厂的文员,他和曹付湘生了三个闺女,其中大闺女出生于2008年,其余两个女儿是双胞胎,夏婧雅是双胞胎中先出娘胎的,所以是二闺女。

  去年7月21日,北京西南部地区遭遇一场大雨,当时夏桂峰正在房山城区干活,看到雨越下越大,就没回去。傍晚的时候,夏桂峰的姐姐到屋外喂完鸭子后,说水淹过脚面了,但当时没在意。晚8点左右,狂风呼啸,洪水来临,家中的积水超过1米,居住的房门已无法打开。怀着极度的恐惧,曹付湘给丈夫打了电话,然后也打电话向家具厂老板求救,这也是她与外界、与人间的最后一次通话。家具厂老板想开个铲车来救她们,可惜铲车已经开不过来了。

  面对迅速上涨的水位,曹付湘和姐姐、姐夫三个大人,带着她的三个女儿和姐姐的一个女儿,通过窗户往外逃生。不幸的是,就在他们刚从室内出来,想爬上屋顶时,一股激流突然涌来,曹付湘抱着夏婧雅无情地被大水卷走,其他人试图营救时,只看到汹涌的水面上,露着曹付湘的一只手,手中托着的,是其8个月大的幼女夏婧雅。随着洪水越来越大,那只手和女儿消失在洪水中。

  追因

  天灾还是人祸?

  暴雨过去快一年了,却一直无法让夏桂峰忘掉伤痛。他的手机里,存着以前给妻子和女儿拍的多张照片,工作间歇,他会掏出手机,挨张翻看。

  夏桂峰从事空调制冷的维修工作,他老家在河南,其父亲知道此事后,忧郁致病,其丈母娘老是哭,眼睛都快哭瞎了。更令人痛心的是,其闺女对下雨有了恐惧感,一到雨天就害怕雨水进屋。前几天,闺女还对夏桂峰说:“爸爸,我想妈妈了。”

  这一切,都促使夏桂峰坚持不懈地寻找灾难的原因,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北京市亿嘉律师事务所的孙建璞律师介绍说,曹付湘居住的常乐寺村以及家具厂宿舍地势很高,与青龙湖水库大坝几乎相平。出村往北不到1公里,是常乐寺村与晓幼营村交界,一条泄洪河道自北向南,穿越两村。北京鑫垚全商贸有限公司在2004年11月23日建起了一个砂石厂,该砂石厂属于晓幼营村的地界,鑫垚全公司于2007年左右开始在河道中央堆积砂石,导致原来的40米宽河道变窄。“7·21”暴雨来临时,高达20米的砂石堆放在河道中央,阻碍了大水的前行,导致水位升高,水流改道直接冲上河岸,致使曹付湘母女遇难。

  暴雨过后,夏桂峰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砂石厂占据河道的问题,但一直未得到满意答复。为此,他与两个女儿、岳父母把二被告起诉到房山法院,认为导致曹付湘母女死亡的原因不是天灾,是人祸,如果河道不被堵,让洪水顺流而下,村子厂子就不会被淹,亲人就不会死亡,砂石堵塞河道的违法行为是惨剧之源,是死亡之因。

  探访

  寻找消失的河道

  晓幼营村位于房山区青龙湖镇的东北部,距良乡新城15公里,距北京城区约60公里。晓幼营村北面靠山,资源优势比较独特,此前几年,该村充分利用靠山这个有利条件和地理优势进行矿产资源开发,开采山石进行加工。如今,经历了一场灾难之后,晓幼营村地区的砂石厂是否记住大自然的教训,还河道以通畅呢?

  5月24日中午,记者前往常乐寺村和晓幼营村,实地查看河道的现状。出发之前,记者了解该河道的相关情况,这条长年无水的无名河道途经晓幼营村和常乐寺村,连接北部山区与青龙湖水库,其作用主要是在山洪暴发时,使洪水能通过河道顺利流到水库。

  到了常乐寺村地界后,记者下到村东的河道里,顺着河道往北走,实地勘查。常乐寺村这一段的河道内较为平整,并无任何阻碍洪水的障碍物,河道宽约四五十米,深约四米。初夏季节,河道内长出了绿草。然而,远远往北看去,似乎有一座小山堵住了河道。继续往北走,在晓幼营村的东边河道内,记者看到两大堆砂石,其高约20多米,其中一堆砂石直接堵在了河道正中央,仅在砂石堆东边斜着往东北方向留出不到10米宽的通道。去年下暴雨时,一位砂石厂的工作人员见水太大,试图用铲车把通道拓宽,可惜被大水冲走。对比去年暴雨后的照片,可以发现,如今砂石堆旁边留出的通道,并没比暴雨时宽多少。

  令人震惊的是,穿过砂石堆东侧的通道后,记者发现河道没了!在常乐寺村地界看到的宽阔的河道至此消失了,出现在眼前的是砂石厂区,有厂房、施工车辆和更多的堆积如山的砂石堆。根本找不到河道,只有一条七八米宽的土路弯弯曲曲地通向北方,路上的沙土都要盖住脚面了,一脚踏下去,袜子里都是沙子。为了寻找消失的河道,记者沿着土路向北走,每当有运输砂石的车辆经过,整个人都被笼罩在尘土中。

  向北走了约1公里,仍未发现河道。记者拦住忙完农活归来的村民询问,“河道在哪儿?”“哈哈,就在这砂石堆下面。”几名晓幼营村的村民告诉记者,砂石堆占的地儿就是河道,而这条土路其实也是河道。在2000年以前,晓幼营村这一段的河道非常宽,十多年前北部山区还发过一次山洪,但洪水顺利地通过河道流到青龙湖库区,并未造成洪灾。但是,在2000年以后,晓幼营村地界相继建起数个砂石厂,砂石完全占据了河道,致使2012年下暴雨时,河道无法发挥泄洪功能。

  “河道往下是好的,往上也是好的,就是我们这一段被堵了。”村民们介绍说,这几个砂石厂中,有的还是村干部所建,老板们赚了钱,村民们却遭罪了,洗完的衣服都不敢在外边晾。

  此前,青龙湖镇政府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晓幼营村河道内现有的砂石料属于历史存料。河道堵塞的情况,已被列入清理河道治理的计划当中,预计于今年5月底清理完毕。但是,根据记者现场了解到的情况,别说5月底了,再给5个月也清理不了。河道不及时清理,暂且不说人能不能等,如果大自然不愿意等,谁又能为此负责,谁又能负得起责任呢?

  本报记者 杨昌平

  (原标题:妻女双亡 是谁使洪水改道?)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