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文体八卦>正文

刘欢称肯定退出《好声音》 没有人能操纵我(图)

来源:北国网-辽沈晚报2012年11月9日07:42【评论0条】字号:T|T

刘欢:肯定退出《好声音》 没有人能操纵我刘欢:肯定退出《好声音》 没有人能操纵我

  近日,针对退出《中国好声音》以及全新演唱会,刘欢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揭开了诸多“内幕”。

  记者:您曾公开说下一季不想再参与好声音,但据说您跟节目组签订的是“三季”合约?

  刘欢:退出是肯定的,实在吃不消。而且我和制作方后两季的合作也只是签的意向。缺了谁地球都照样转,他们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合作者。

  记者:网上有很多关于您退出原因的自发分析,这些“合理想象”似乎也挺合理,到底有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呢?

  刘欢:我听说了。第一,利益分配不均纯粹瞎扯。有人说我不是钱能请得动的,这算说对了。第二,你提到力捧的学员失意。要说失意,恐怕除了 走到最后的吉克隽逸以外每个人都会多少有些小失意吧,这很正常。我相信失意只是一时的,学员们都是成年人,都很懂道理。他们都能释怀,我为何放不下?第三,所谓黑幕,我只能说:我这里没有黑幕。在我的权限之内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操纵我,这一条我写进了合同。尽管节目组有人抱怨“刘欢的队员最难搞”,但制作方还是基本兑现了对我的承诺,这一点赢得了我的尊重。

  记者:还有一种很“软性”的分析,比如您不喜欢“秀”,不愿意卷入收视率的各种过度炒作……

  刘欢:可能有一定的道理吧。前两天我太太分析我参加《好声音》的利弊:利,一是你的形象还原了,二是结交了一些热爱音乐的小朋友;弊,一 是健康受损,二是情感透支。情感透支除对节目的付出外,还包括和学员们的关系,有时候真把他们当自己的孩子。她甚至觉得如果做第二季会对不起这帮孩子,就 跟没经老大同意偷偷要了二胎似的(大笑)。

  记者:盲选阶段过后,节目口碑明显下降,争议也不断升级,很多与“好声音”无关的因素,比如商业过分介入、挖故事、打情感牌等等,您怎么看待后期变味了的节目?

  刘欢:有网友说我鄙视炒作,这话不假。现在是“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我完全能接受富有创意的甚至是高投入的宣传企划。但那些造谣生 事、挑拨离间的网络炒作我始终认为太下作,可能盛行一时,但不会长久。至于节目中的对抗和妥协,也是后来才意识到的。一开始我竭尽全力投入节目,出谋献策,从不拿自己当外人。但我渐渐意识到有些事情其实难以调和,因为我们和制作方(包括电视台)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他们要的是收视率,而我更看重节目的实 际音乐功效和口碑。就说镜头的取舍吧。十几个小时的录像素材剪成90分钟,用什么不用什么?编导似乎偏爱导师们的High、眼泪和场上对抗,认为强烈的情 绪变化更具视觉冲击力,引发争议也许正是他们渴望的,所以牺牲几句导师的点睛之论不算什么;而我则认为导师的精彩点评未必就会在收视上输给让观众看来缺乏 节制的哭和笑。说实话我对自己没能在现场有效控制住情绪一度很懊恼,后来再不敢轻易动情,生怕播出时被放大,觉得有点失真。

  记者:您的退出是否会让您的队员在未来发展上“吃亏”?

  刘欢:吃亏?不会。从某种角度上对他们应该有好处才对,至少他们不用担心我收了新学员以后“分心”、“分神”了,哈哈。另外,他们也希望我健康呀。

  记者:对于导师的收入,外界的传言每人两千万或者按照广告分成,您有什么要说吗?

  刘欢:既然观众和媒体都固执地对导师收入抱有浓厚的兴趣,我可以满足一下大家,不过仅限于我本人啊。我每录制一期节目的劳务费不足我的一场商演,但工作量却是我商演的上百倍,这还只是用时间来衡量。特约记者 杨文杰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