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闻>生活万象>正文

老人40年前被定企图强奸罪 临终心愿望获清白

来源:南海网2012年6月18日【评论0条】字号:T|T

  “我只希望在死之前能够还我清白,不要让我带着强奸罪入土。”这是定安县雷鸣镇今年79岁高龄的陈焕英老人躺在病床上一直念叨的一句话。起因是在1965年被定为“企图强奸”学生罪,陈焕英被劳动教养2年。2007年,相关部门走访多人认为此案是冤假错案。如今,老人已经诊断出患有皮肤肿瘤,并到了晚期。但是有关部门为老人正名之事一拖再拖,至今未兑现。

  蒙冤离开讲台四十载,老教师及家人要讨清白

  陈焕英今年已经79岁高龄了,是定安县雷鸣镇北斗村委会山水坡村人。1953年至1965年,在澄迈县参加教育工作。陈焕英告诉记者,他于1953年毕业后到澄迈申请工作,先后在仁兴学校、美合小学、南大小学、松运小学当老师。陈焕英告诉记者,当年“运动”开始以后,因为他是富农出身,首当其冲成了被“打击”的对象,工作组弄来一份材料,让他在上面画押。陈焕英一看,上面说他和女生乱搞两性关系,特别是企图强奸一名叫符玉梅的女生。陈焕英说,这些都是空穴来风之事,但是在当时的形势下,不认不行。最后,陈焕英听从好友的劝告在劳动教养书上签名画押。

  1965年2月,陈焕英被送去那大劳动教养2年。他告诉记者,劳动教养期间,他在车间劳动、种庄稼啥都做了。2年期满后,单位不敢收留,他无处可去,只好回到农村老家务农。从此,他就再也没回过三尺讲台。

  40多年来,这件事情一直像座大山一样压在陈焕英的心头,当初被开除回家的时候,妻子对他怨言不小,经过他的几番解释,才渐渐消除对他的误解。陈焕英的儿子陈锦新一直为父亲的事情而四处奔波。

  陈锦新告诉记者,在他很小的时候,很多人都骂他,说他的父亲强奸女学生,从孩子们到大人都指指点点,让他幼小的心灵受到很大的打击。“童年受到的打击特别大”,陈锦新对儿时的印象记忆犹新。陈锦新说,他小的时候在澄迈的养父家住,和父亲不在一个地方,但是关于父亲的许多谣言仍不时在身边响起。因此,从小到大,陈锦新和兄妹们都有一个心愿:还父亲一个清白。

  当年女学生愿作证:“老师是被冤枉的”

  关于陈焕英以“企图强奸”罪名被劳教两年,全家四处奔波多年为其正名的事情,早在5年前,陈焕英的儿子陈锦新多次向省人大等部门申诉,有关部门批示到澄迈县教育局,要求教育局调查此事。澄迈县教育局要求仁兴学校负责调查此事。早在2007年10月24日,本报刊发《74岁教师被诬强奸42年女学生挺身为老师正名》一文就报道了此事。

  陈锦新委托在澄迈的朋友打听本案的关键人物,也就是当年“被强奸”的女学生符玉梅的下落,终于通过朋友打听到符玉梅的住址。但是出乎陈锦新意料的是,符玉梅居然对此事毫不知情,从来没有人让她做过任何证明和材料,如果陈锦新不上门,她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卷入此事。如今,符玉梅也是一名60多岁的老人了,但她的丈夫对此事也非常支持,相信老师和爱人都是清白的,并鼓励妻子给老师作证。

  “老师是被冤枉的。”符玉梅说,老师教她的时候,她才上一二年级,那时年龄这么小,老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这么老了被人家说闲话不好”,符玉梅对这件事情有所担心,但她表示一定会给老师作证。符玉梅在调查组调查时表示,老师是个正直、工作认真的人。

  调查认为是错案冤案,却迟迟未能正名

  当年澄迈县仁兴学校相关负责人表示已经接到上级要求调查该案的指示,经调查,陈焕英的劳动教养书已经弄丢,但所提企图强奸女学生之事,经走访多人,且现人证尚健在,并证实没有此事,系错案冤案。

  澄迈县教育局人事股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仁兴学校的调查报告已经上报到教育局,还需要经过党委讨论后再上报组织部门,他表示会抓紧处理此事。

  得到这样的答复,老人心里坦然多了,此时就盼望一纸正名的公文了。但是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程序却就此而止了。老人的家属仍然四处奔波,期盼在老人生前办妥此事。对此,记者再次采访了澄迈县委组织部,一名工作人员解释称,当年作出劳教决定的是“四清运动工作队”,当时的组织如今也不存在了,而且也找不到老人劳教的材料,无法为其正名。“我们也很想帮他,但是没办法。”该工作人员建议陈焕英去找政法部门,走司法程序翻案。

  老人患癌难了心愿:“我不想背罪名入土”

  据陈焕英的儿子陈锦新介绍,一直以来,支撑父亲活下去的希望便是洗清罪名,清清白白地离开人世。但是就在前不久,事情又有了变化,老人被诊断出患有皮肤肿瘤,且是晚期。

  如今,陈焕英每日只能卧床,倒数着自己存留在人世的日子。“我不想背负着罪名入土,什么时候才能为我正名。”陈锦新说这是父亲每日必念的一句话,听得全家人都心酸。

  “事情明明已经很清晰了,为什么就迟迟解决不了呢?”陈锦新为父亲的事情奔波多年,却始终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据了解,陈焕英的事情曾得到了省里、县里多位领导的重视,并亲自批示,可最终还是卡住了。陈锦新告诉记者,医生说父亲的时日已经不多了,这件事情折磨了他大半辈子。如今最大的心愿便是在父亲临终前还他一个清白,这也是父亲的遗愿。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