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年前才到,身上常带伤

  事情发生时,和张春红在一个房子里的,除了她的儿子,还有她的男朋友于洋(音),今年也是38岁。

  “他俩认识4年多了,在这一起住。孩子以前和姥姥一起住,年前才送他妈这来了。”有村民和记者说,“这孩子身上老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据说年前摔倒了,脑袋上紫了一大块,还缝针了。”

  而说起张春红和于洋的关系,村民们欲言又止。“她有丈夫,年前两人去办离婚,好决定孩子判给谁。结果她丈夫跑了,人找不到了,婚也没离成。”“所以说啊,他俩这是搭伙过呢。这个于洋,之前离过婚。张春红还有一个大女儿,今年能有十六七了,在五爱街打工呢,不和她妈一起住,最近就是她这个小儿子和他俩一起住。”

  “他俩就靠着那女的的拆迁款生活,天天喝酒,喝多了就打架,最近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喝完酒打得更凶了。之前喝多了袭警,俩人都被关了六个月,年前刚放出来不久。”有村民小声和记者说,“俩人喝多了就打儿子,老打。那孩子长得可好看了,平时也不闹,我们也不好管人家家里的事。”

  亲妈下毒手还是替男友顶罪?

  于洋的家人和记者说,张春红在警察到现场时,已经亲口承认,“我把我儿子杀了”。于洋的母亲说,“她找到我家时候,身上还有酒味儿,也站不住,就说让报警。”“当时我没在家,是我二儿子报的警,警察已经把他们仨(张春红、于洋、于洋的弟弟)带走了。”

  现场警戒线内,警察不时进出张春红家的一扇小门,院子的围墙已经倾斜,破旧不堪。屋外的架子上,是凌乱堆着的自行车零件。西屋的窗户有的已经破损了,有的糊上了塑料布。也许是天气阴沉,也许是人们表情严肃,警戒线里围住的这间房子,看上去毫无生机。

  不过,这可怕的事情究竟有怎样的经过,由于没人进过屋,所以没有人能说清楚。“没人知道是前一天晚上他们喝多了失手打死了孩子,还是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我听说是孩子他亲妈用啤酒瓶子把孩子脑袋打了,警察进屋时那个男的(于洋)还在旁边屋睡觉呢。”有村民说。

  关于案件,记者还听到了另一种版本,“是那个男的把孩子打死了,这女的为了救这个男的,才和警察说了假话。你说当妈的就是心再狠也不能对自己儿子下手。”这位知情的村民称,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张春红也许是为了袒护爱人才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