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3日上午,济阳县人民医院妇科病房,来了一个特殊的病号。这一天是张迪吃下堕胎药,毅然捐献骨髓救自己亲生妹妹文慧的日子。“我们还年轻,孩子没了过几年还可以再要,妹妹却只有一个。”在孩子与妹妹之间,张迪毅然选择了妹妹。

  本报记者 杨擎

  通讯员 杜秀香

  两个月前,16岁的女孩文慧,在淄博一家技校上学时,突然感觉浑身没力气,脸色煞白。经医院检查,被确诊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一家人突闻诊断结果陷入深深的悲痛之中。“女儿问我检查结果,我怕她担心,说是贫血,很快就好了。”文慧的母亲说,自己在夜里没人的时候总偷偷地抹眼泪。文慧患白血病的事实,也冲淡了姐姐张迪新婚的喜悦。

  确诊为白血病后,文慧便开始了化疗。她的母亲告诉记者,文慧是一个内向文静的女孩,即使化疗很痛苦,仍忍着不吭声。“文慧原先有一头乌黑的头发,现在因化疗额头上面的头发已几乎掉光。”妹妹接受化疗的痛苦,张迪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据了解,白血病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骨髓移植,为救妹妹,她和父母积极地在齐鲁医院做了配型。3月4日的配型结果显示,她们的父母都不适合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只有张迪血型指标与张文慧的重合度为100%。

  此时的张迪已怀孕3个月。由于骨髓库里暂时没有合适的配型,要想捐骨髓救妹妹,就必须打掉腹中的胎儿。张迪的爱人李振兴在家中是独子,他的父母听到儿媳怀孕后天天盼着早日抱上孙子。“这个选择太难了。”李振兴告诉记者,在知道要救妹妹必须打掉妻子腹中孩子时,他曾经一度失眠。

  张迪的母亲告诉记者,留下张迪肚中的宝宝,文慧通往康复的路将堵死,但打掉大女儿肚中的宝宝,她又觉得很愧疚。“文慧是我的亲妹妹,我要救她。”张迪在与爱人商议后,作出了一个让她痛苦的决定:“我们还年轻,孩子没了我们还可以再生,妹妹却只有一个。”

  李振兴的家人因为担心张迪捐骨髓后影响生育,一开始并不支持。李振兴为此积极做家人的工作,并和家人产生矛盾。最后,李振兴的父母还是默认了他们的选择。

  3月13日上午,在济阳县人民医院妇科病房,24岁的张迪含泪吃下了堕胎药,在妹妹与孩子的生命面前,她毅然选择了妹妹。

  在病房里接受采访时,张迪的话并不多。因为刚吃完堕胎药,她身体非常虚弱。在记者面前,她只是不停地用手摸着微微隆起的腹部,眼里含着泪花。

  “3月13日,张迪住进了县医院妇科病房,妇科副主任崔建营为她安全实施了药物流产。”济阳县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说,住院期间,医院领导听闻此事,深为她的勇敢和亲情所感动,不仅当即决定减免她此次住院所有费用,还表示出院后,该姐妹所需的门诊检查费用医院也将给予减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