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有一家“最牛浴池”,开业当天卖出一万多张联票,一周就卖出两万余张、10万元的联票。浴池老板就是被网民评价为“最讲究东北纯爷们”的安树堂。

  45岁的安树堂老家在吉林省舒兰市,举家来沈阳已10余年,至今租房居住。新浴池投资60余万元,安树堂只有不到20万元,剩下40万全是从朋友处借的。“借钱给我的朋友有卖菜的、有卖水果的,还有老顾客。十多个朋友,没有一个人收我的欠条。最大的一笔借款是15万,这是多大的信任啊!”

  47岁的郭久义在浴池附近经营一家水果店,是安树堂的熟客,借给安树堂3.9万元。郭久义说:“借钱给他时,我不知道他的全名,就知道姓安。我为什么这么相信他呢?因为他这人不爱占便宜。有次脚被微型面包车给轧了,他一分钱没管人要,拄了一个多月的棍子。”

  2012年5月,安树堂在沈阳黄河南大街接手一家名为“华诚”的浴池,2013年6月,浴池要拆迁。想到预售的近5万元的联票款没退,又没有顾客的联系方式,安树堂在废墟旁支起一张小桌子,贴上了通知“本店因拆迁停止营业,望广大群众相互转告,手中有剩余的联票请尽快来退票”。

  从早上5点到晚上11点,安树堂开始了每天18个小时的“蹲守”。“按营业时间来,只要来洗澡就知道我要退钱。”他的儿子安思宇说:“每天倒班站岗,早上爸爸守,中午我和我妈,晚上爸爸又接替我们。”此后,安树堂走到哪都备好零钱,最终退完了所有票款。

  老浴池经营一年,除去7万房租,以及人工、水电等各种成本,安树堂赔了20万。可他不后悔:“人人都知钱,都想多赚钱,但你得赚的心安理得。我就想让我的儿子看看,老爸是怎么做的!”

  据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