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社会动态>正文

抚顺一男子怕碰疼患病妻子 在衣柜里睡六年

A-A+2014年1月24日06:46新华网评论

  新华网沈阳1月23日电(张逸飞李诤)腊月抚顺,寒风割人。

  这是汪敬海和妻子姜淑萍分开睡的第六个冬天了。六年来,汪敬海每天都睡在卧室的大衣柜里。这并不是夫妻之间的小惩罚,而是这位东北汉子对妻子最深刻爱的表达。

  初见汪敬海,是在他面积不大却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房子里,皮肤黝黑,脸上皱纹深刻。当时,他正在按摩瘫痪在床的妻子已经变形的关节,眼神里满是怜爱。

  1992年,姜淑萍患上了类风湿关节炎。姜淑萍身边离不开人,为了照顾妻子,汪敬海辞去了工作。这让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每个月的低保金成了唯一经济来源。现在住的房子是六年前拆迁搬进来的。卧室里只放得下一张双人床。为了防止晚上睡觉翻身碰到妻子,引起她的疼痛,汪敬海把床搭进了卧室的衣柜里。

  “我自己找人要来几块地板边角料,钉在衣柜里面。晚上可以当床,白天把衣柜门关上还看不出来。”汪敬海对自己的创意很满意。可是姜淑萍知道,这更多的是丈夫对她的安慰,“他不说我哪能不知道?夏天睡在里面特别闷。有时候实在闷得不行了,他就出来躺地上喘口气再回去睡。”

  在衣柜里,汪敬海根本睡不踏实。由于药物对肾脏有刺激作用,姜淑萍每天夜里都要上三四次厕所。每次都是汪敬海从衣柜里面爬出来,抬起她上厕所。“在衣柜里睡时间长了还有点乏,分成几段睡还能好点。”汪敬海说。

  为了治好妻子的病,汪敬海可没少折腾。沈阳的大医院已经不知道跑了多少次了,最后一次夫妻俩甚至南下去了浙江丽水。“那次真的是抱着很大希望去的。”汪敬海说,“我专门改装了一个椅子,抬着她坐火车再倒汽车才到了丽水。”

  在丽水等待他们的是一种“埋药”的疗法。讲起那次的治疗过程,姜淑萍依然心有余悸,“在我的关节处划开一个5厘米长,5厘米深的口子,然后把高粱米粒大小的药埋在里面。药被血液溶解时真是钻心的疼。”每次做完她会疼得哭一整天,第二天疼痛稍解,又要再做另外一侧。前前后后姜淑萍一共埋了120粒药,但病情并未好转。“咱不治了,我伺候你一辈子。”汪敬海实在不忍心看到妻子这样遭罪。

  现在,夫妻俩最怀念新婚的时光。那时两人一起看稻田:闻着稻香,随风奔跑。现在姜淑萍却只能躺在床上,不变的,是丈夫还在身旁。谈到梦想,汪敬海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夫妻共同走完余生。“只要她在这躺着,这里就是我的家。”汪敬海说。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