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社会动态>正文

夏俊峰之子:最最最多两年,爸爸也就回来了(5)

A-A+2013年9月25日11:59 凤凰网评论

  夏健强:我啥都知道,我就是不说。

  人们尝试着把夏健强的画和他的爸爸联系起来。他们说,夏健强的画里有一种不安全感。

  他画动物。顶着王字的老虎拎着奄奄一息的兔子,兔子眼睛还贴了胶布。

  他画人。黧黄的底子,两团漆黑的人影。有网友说,这是母与子,孩子挣扎着要投入妈妈的怀抱。

  夏健强11岁了,小胖墩一个,长得虎头虎脑。他有点儿反对阐释,倔强地辩解,那明明是一个小男孩和小女孩。至于小女孩大出一圈,那是因为他中途撒尿去了,捣蛋的同桌拿他的笔往纸上乱捅的。

  画展在武汉、上海小规模举办。来的七成是专业人士,乃至人类学、哲学研究者。在上海,出于“扰民”的顾虑,原本要风光大办的画展被限制为内部交流。

  小朋友夏健强不懂这个,他的兴趣都放在外滩和电影院上了,他特别喜欢《海洋》里软绵绵的水母。他开始动自己的小心思,他跟妈妈说,这么多和蔼可亲的叔叔, 做我爸爸多好。

  从前,妈妈护犊,一直叮嘱夏健强回避着各色媒体,甚至新浪微博上的全家福,也把孩子眼睛打上马赛克,可那阵他好奇,赖在媒体跟前不肯走;这会儿他当了小画家,媒体全冲他来,他又不乐意了,连放学回家在校门口买个章鱼小丸子,也有照相机跟着,他只好翻个白眼:密探又来了。

  夏健强更喜欢一个人画画儿,偶尔和同学进行一些原始的物物交换——比如一幅画换一个甜筒冰淇淋,或者一个QQ号。他有点“偏不先生”的劲儿。有时妈妈得跟他讨价还价:当着记者画画,表现良好,奖励玩电脑20分钟;要对着镜头扮大猩猩,丢脸丢大了,得玩30分钟才行。

  妈妈总说:强强就是个小孩,啥也不懂。妈妈走了,他对记者辩白:我啥都知道,我就是不说。

  那你说,爸爸在哪里?他摇摇头不说话,在作业本上刷刷几笔,画了几道竖栅栏,里边一个愁眉不展的小人儿。

  他拿出自己的咧嘴兔子存钱罐,倒出一大堆一分一毛的钢镚,和模样怪异的小器件。他认认真真望着一把食指长的玩具剑——传说是《穿越火线》里的马来剑,说,要它是金的就好了,就可以换钱救爸爸了,听奶奶说,要赔人家六十多万不是?

  “最最最多两年, 爸爸也就回来了。”

  2011年入秋。风雨坛路和南乐郊路交界,夏俊峰出事的路口,小摊小贩们仍是自在地开枝散叶去,卖羊肉串卖光碟卖袜子的,电脑测字算命的。猫和鼠的追赶在轮回——“城管来了!”

  好在历史总在进步,至少,城管再不掀摊子了。

  死者申凯和张旭东的家人在等待烈士称号的评定。他们换了电话号码搬了家,离媒体和公众远远的。

  夏俊峰的家人在等待死刑复核。夏母秀君不停问儿媳妇,案子怎么样了?但她又怕。她一听到开庭、宣判这样的话就直哆嗦,“没消息也好,至少知道我儿子还活着。”

  现在,张晶是家里的顶梁柱。她睡得少,吃得少,瘦得像柴禾。二十年前,她在老家抚顺四方台村立下志向,“再不搁农村呆了”,打拼了半辈子,她却在满心向往的城市化进程中感到窒息。

  9月初,她回了趟老家。晚上她对着满天星空哇哇地哭。

  张晶时而乐观,又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她下定决心,如果死刑核准,等孩子大点,问起来,就说爸爸在监狱里犯心脏病,没了。她朴素地希望孩子眼里的世界永远是美的、好的,乖乖长大,报效国家。

  夏健强不懂什么是死。奶奶说,死了,就是一个人躺着睡觉,不吃饭,再也不来了。他想象,人死了无非就是变僵尸了,就是《植物大战僵尸》里,那些垂着脑袋一瘸一拐的小妖怪。

  可他不需要管这些,他的任务是好好学习、天天画画。小朋友夏健强深信:最最最多两年,爸爸也就回来了。那时候,他还要骑着爸爸当大马呢。

 

[上一页] [1] [2] [3] [4] [5]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