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社会动态>正文

丈夫出海遇险 给妻子最后一个电话是"小波别哭"

A-A+2013年8月2日07:25北国网-半岛晨报评论

  刘学波不指望了。不指望丈夫能活生生地回来,只期待他的尸骨能够尽早回家。7月15日晚上,她的丈夫独自驾驶渔船出海,返航时意外消失在距离甘井子区后牧村两海里远的海中。出事前,他给她打过7次电话,最后一个,让她眼前一片空白。“他说(救援船)别来了,来不及了。 ”刘学波捂住脸,听到这句话,恸哭到使不出全力。“别哭,别哭”,电话另一边,丈夫仍心疼地安慰。断线,电话再也打不通。“他是好人。 ”刘学波说丈夫为人仗义,出事前光救人的经历就有3次,加一起共救过十多个人,这样一个好人却连尸首都去向不明。

  “事情已发生多日,大盟还下落不明,这让我心里难以释怀。我只想找到人,哪怕是尸体。前几天在后牧一带发现了一具男尸,但需要检测DNA,验证身份最快也得一个月,我等不起呀。 ” ——刘学波

  第一次接电话“我往回走了,你到港里等着吧”

  刘学波的丈夫名叫乔彦盟,今年37岁,比她长两岁,妻子叫他大盟。两人结婚十年出头,有一个10岁的儿子,正上小学。在旅顺口区三涧堡街道石灰窑村,大盟是个渔民,曾经干过两年饭店,生意不好,关了。妻子断断续续帮亲戚打工,每月1000块出头的收入,大盟知道要想给儿子更好的环境,他得更出力。

  6月底,大盟花1.5万元弄到一条12米长、50马力的小型尾挂机渔船,说要离家一段时间,一个叫“老马”的人组织了几只渔船出海捕鱼。7月15日下午3点钟,大盟打来电话。“我往回走了,你到港里等着吧。 ”大盟交代小波(他对妻子的称呼),让她准备一个大泡沫箱,另买两大块冰,租邻居的车拉到港里。

  此时大盟已从后牧返航,在距离石灰窑村25公里的大海上。“挂上电话我就开始准备,怕迎不上他。 ”小波说大盟在电话中语气愉快,听上去像是收成不错。从丈夫离家这段时间,每天都是凌晨4点钟就出海,虽然付出了辛苦还担惊受怕,但收成总不尽如人意。这次的返航,让小波安慰不少,去时的路上,她联系了相熟的鱼贩子。

  晚上6点多钟,和大盟同批出海的渔民陆续登岸,只差大盟的渔船。鱼贩子有些着急,问小波大盟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回来。“我看到老乔了,他还在海上忙活,我问他怎么还不回港,他说今天收成不错,要多干一阵。 ”一位当天凌晨和大盟一起出海的当地渔民这样告诉小波,这段对话是大盟告诉小波说要返航前两小时前发生的。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