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社会动态>正文

退休警察质疑大连女骑警动机遭到质疑

A-A+2013年6月8日08:11北京青年报评论

    按赵明的说法,风口浪尖不是没经过,但被推上这么高还是第一次。

 

  从5月27日凌晨5点朋友问责的那个电话起,无形的压力之网,开始如影随形地罩住了他。

  媒体是27日凌晨曝出赵明要求大连市政府公开女骑警花销信息的。当与他不沾边的网民读者质疑大连女骑警的存立时,赵明周围的人却在质疑着他的动机,各种猜测不绝于耳。

  5月29日晚,最新的追踪报道“出炉”:《第一财经》公布了《大连女子骑警基地涉违法经营 门票收入超3000万去向不明》的调查。赵明连声说:“这真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女骑警基地有这么高的收入,更不敢想这笔收入可能会去向不明。”

  5月30日下午5点,一个老朋友致电给他,责怪他和媒体联手策划了此次“女骑警门”事件,以借机给领导施压。赵明来到里间办公室,费力地解释此举不含策划成分。隔着门,他浓重的山东口音弥漫开来:

  “真的不是我主动透露给媒体的!我在26日下午5点前就寄出了申请材料。晚半晌7点,过去熟识的记者询问我最近在干吗,我就把手头做的事告诉了他。谁知他第二天就直接见报了。媒体这么做,我事先真不知道!……”在电话里,他竭力撇清和媒体的主动联系,以“被透露”的身份出现。

  他向本报记者叙述了“女骑警门”事件的来龙去脉。“很多人质问我,为何在退休后才对女骑警之事发难。其实,早在2004年和2005年,我就针对女骑警建制的弊端向各级公安部门做过反映。”

  他说,2004年他曾经以普通民警身份“点对点”向大连市公安局写过材料反映,但没有引起任何反响。“既然大连市局不理会此事,我只能上书至公安部。在2005年的《公安内参》上,刊发了我就‘一窝蜂上女骑警’的相关质疑。可惜之后仍无人问津这件事。”

  赵明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出台,从制度上赋予了公民监督政府行为的权利,他此次的问责只是履行了一个公民的职责。他想做一次实践和探索,检验一下相关部门能否兑现承诺:“看看是真心实意,还是叶公好龙。”

  在赵明看来,大连市公安局随后公布的女骑警相关花费信息,是“标准的自说自话”。“我是向大连市政府做的申请,应该有财政和审计部门的共同参与,公布的也应是全部准确信息。如果自曝信息,真实性谁来把握?”

  “女骑警门”开启后,澄清、辩解、叫屈,已经成了赵明每天必操的“三部曲”。当然,这都是记者看得见的。

  无形的压力记者只能从下述短信略知端倪:6月2日上午8时,赵明发短信声称:“我的手机自你走后就被流氓软件‘呼死你’攻击,无法使用。现拟报警。可暂用小灵通联系。”

  6月6日上午8时,赵明再次发来短信,称情况发生变化,记者所采写的内容,有可能会成为对他不利的证据……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