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沈阳多处建筑工地遇招不来年轻人尴尬

  “招不来徒弟,几十年的手艺都传不下去。现在,很多建筑工地都面临招不来年轻人的情况。”中铁九局四公司瓦工李海峰说起建筑行业招不来年轻人时,这位已有36年从业经验的“老建筑人”显得忧心忡忡。

  据《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建筑业农民工平均工资3918元,高出全行业平均工资的12.4%。然而,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为5415万人,比上年减少了135万人。工资高,年轻人为何还不愿意干?4月18日~4月27日,《工人日报》记者带着这个疑问到沈阳市17家建筑工地进行了走访。

  “在工地上,年轻人特指40岁左右的”

  53岁的李海峰等五名抹灰工正在将已灌注完的混凝土抹平。泥点子迸溅到工装、脸上,鞋面已经没入泥中。不一会儿,李海峰就满脸通红,喘着粗气。“这种卖体力的活儿,现在基本都是四五十岁的人在干。”

  说起工地上对于年轻人的界定,“现在,在我们工地上,年轻人特指40岁左右的。”香湖三期一工区项目经理部党支部书记勾林介绍说,他目前负责的工地上一共有200多名工人,只有10多名“80后”,最年轻的也已经36岁了。

  事实上,这个情况在建筑工地上并非个例,《工人日报》记者走访的17家建筑工地,无一例外都出现了工人年龄偏大的现象。中建二局东北分公司党委副书记李兵告诉记者:“我们公司在全国共有67个施工项目,在册农民工12589人,‘4050’农民工占了近六成。”

  还有两年就要退休的李海峰,老家在辽宁北票市二道沟村,父亲是村里的瓦匠。17岁他就跟着父亲学,打的第一份工就是在工地。30多年来,他辗转于辽宁阜新、丹东等地的20多个工地,跟了六七个师傅。

  他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建筑工属于比较特殊的工种,技术含量高。“比如操作工艺、施工计算、机械作业等,没有接受过严格培训和丰富的实践经验,根本无法达标。”李海峰说,自己当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磨炼,吃了多少苦,才攒下现在的一身手艺。“可惜现在年轻人没人愿意学,传不下去,都白费了。”

  说起没徒弟的遗憾,和他在同一工地干活的木工李致富深有感触。李致富说,30多年前,铁岭市昌图县太平镇牛庄村、二台子村、六家子庙村三个村子,有60多名年轻人和他一起出来做工,分别学了木工、瓦工和油漆工等手艺。这么多年下来,还有40多人留在这个行业。这些人最大的已经有67岁。“让我们遗憾的是,练了这么多年的手艺,真的就传不下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