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配图

  春晚定制

  压根不往网络语言这方面考虑,创作新词儿

  华商报:与地方台上说拿手段子不同,你和王声这次上央视春晚的作品算是“定制”了。尺度是怎么把握的?

  苗阜:第一,过年嘛,要喜庆,逗观众乐是第一要务。第二,很多东西不能提。第三,今年所有的网络包袱不让用。

  华商报:今年央视春晚全面禁止网络语言吗?

  苗阜:是有这要求,说实话,我个人本身也不太爱用网络语言。我们今年写剧本,开始有一些网络语,到最后整稿的时候全部撤掉了。对于这一点,我们不评判对错,就执行呗,压根不往网络语言这方面考虑,就考虑创作新词儿。

  华商报:跟总导演哈文交流过创新的问题吗?

  苗阜:聊过。过去相声都是引导观众的,那时候没网络,包括“马大哈”这样的词儿都是从相声里出来的。近几年有人提出相声为什么频繁用网络流行语,我觉得可以反过来想,互联网时代,大家在网上推出来的段子怎么就不能用在相声里进行再创作?原文照搬当然不可取。

  华商报:第一次彩排已经结束,剧本还会改动吗?

  苗阜:所有本子一直要改到录备播带为止。当然终审过后改动不会太大了,导演组提些建议,但不会像之前那么严格了。而且一直大改的话,活儿不瓷实怎么办?

  华商报:前段时间跟你联系时,你总在天津,是去找相声名家讨论吗?

  苗阜:对啊,我坐屋里写没用。北京和天津,老的和少的,找了挺多靠谱的同行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