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在陕西

  仰望星空时间长了脖子疼,脚踏实地咱踏实

  华商报:春晚结束后,主要有哪些工作?

  苗阜:三部相声剧在西安开演,按老传统方法演,让大家看看传统相声剧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惠民演出,我和王声现在姑且还算个腕儿吧,每场亲自去。哎,就那句话,仰望星空时间长了脖子疼,脚踏实地咱踏实。

  华商报:你总是提起“根儿在陕西”。

  苗阜:我就不离开陕西,非得在北京干嘛,各干各的事、各有各的道。当年侯宝林先生说过一句话:精英扎堆儿的地方,不一定能出来好的精英。师胜杰先生也劝过我,他说:“我一辈子在哈尔滨,没到北京,一样名满天下。”

  华商报:你的相声被媒体称为“文化相声”,你怎样理解其中的文化?

  苗阜:兵马俑、钟楼、大雁塔这些举世皆知的东西我不会去说,跟风没意思。我干嘛不去说说刘海庙呢?大家都知道湖南花鼓戏《刘海砍樵》,但不知道故事发生在陕西。还有大秦寺、化羊峪、草堂寺……外界关注度没有那么高的本土古迹和历史故事,是我想介绍给大家的。最近《武媚娘传奇》火了感业寺,其实和武则天有莫大关联的还有西安东门外的罔极寺。八仙庵为什么很有名?传说吕洞宾在那里羽化。现在西安繁华的南门人来人往的湘子庙,传说是韩湘子羽化的地方。我创作相声,很认同卡夫卡的一句名言:越是虚构的故事,细节处越要真实。我说的是相声,要的是文化。家乡的文化够我吃一辈子了。但也不可能一上来就弘扬主旋律,首先要有人听,有人喜欢我们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