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技巧

  相声讲究“说学逗唱”,但这次应该算“讲”

  华商报:去年北京卫视春晚表演的《满腹经纶》跟这次春晚作品哪个“笑果”强?

  苗阜:那是园子里压了上百场的东西,跟这次没法比。这次是现写的,也不给压活儿的时间。《满腹经纶》最大的优点是人物有性格,一上来就很分明,没有垫话儿,我是不学无术还老想显摆的那个角色,这种人当今社会也不少,观众看了有共鸣。原名叫《歪批山海经》嘛,所谓的原版最早是2013年9月在西安易俗大剧院演的。

  华商报:有人说剧场里的段子不适合上电视春晚,你觉得呢?

  苗阜:时间是第一道限制,有些段子就得要二十分钟、半个小时才能演完,包袱是要铺垫才能抖的,才能有那种值得回味的东西。上春晚就得浓缩,包袱密集。

  华商报:这次上央视的相声在技巧上有什么特点?

  苗阜:相声讲究“说学逗唱”还有“讲”,以“说”为主、“学”为辅,学别的行业的一些技能,但这次上春晚的相声应该算“讲”,讲述的东西比较多。

  华商报:目前已经曝光你们这次上春晚的相声聚焦反腐题材,相声名字叫《座右铭》,而且有“人总得有点信仰”此类金句,属实吗?

  苗阜:是说反腐题材,但名字和句子都PASS(否定)了,整个本子都重新写了。

  华商报:还记得清改了多少次稿吗?

  苗阜:五个不同版本,七十多稿吧。很多喜剧演员会经历辛苦创作结果却没能走到晚会播出的状态。而且语言类节目和歌舞类节目完全不一样,一首歌火了,一支舞火了,观众还会听了又听,看了又看。语言类节目绝对属于“见光死”,大家都熟悉了,不可能再被同样的包袱逗乐。像《满腹经纶》我们就不会再在晚会上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