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山体育场中破败的球门。 砂山体育场中破败的球门。
全民健身中心已经成为市民健身的主要场所。 全民健身中心已经成为市民健身的主要场所。

  1月下旬,一场冬雪刚刚离去,位于沈阳市和平区砂山街的砂山体育场披上了银装。尽管一片萧索,跑道还是被人悄然打扫过了,三三两两的健身者在上面跑着,老远就能看见嘴里喷出的白气。红色的塑胶跑道上,偶尔露出混凝土的细沙;斑驳的球场上,球门已经不完整;周边看台,墙皮脱落露出红艳艳的砖;主席台上,晾晒着几捆枯黄的大葱……

  相比于砂山体育场内部的萧条,其入口处小广场上出售的体育器材却十分丰富,有健身器,还有各种棋牌。“人生就像这棋一样,你只有先走A再走B才会有C,如果你先走B,A和C就都不存在喽!”广场上的老人翘着二郎腿,刚从对手那吃到的棋子儿被他捏在手里把玩,继而敲得山响,三分得意,七分惬意。

  提起砂山体育场,老沈阳人再熟悉不过。它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走过了一个甲子的历程,培养出庄毅、李金羽、肇俊哲等足球大腕儿。然而近期有媒体报道,今年和平区将推进砂山体育场地块征收,这意味着其即将退出历史舞台。与此同时,和平区将在满融地区建设新的全民健身中心,预计年底完工。

  雪泥鸿爪幼年肇俊哲的足球梦

  “我在这个体育场健身都40多年了,真有点舍不得。”年近古稀的赵荣发略有伤感地说到,现在他越发珍惜每次晨练,“等拆除了就没机会到这健身了。”

  随着城市和体育事业的发展,砂山体育场已经无法承担更大的赛事,功能局限已经显现。和平区在去年年底出炉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推进老城区西塔民政局地块、砂山体育场地块等7个地块征收……”寥寥几行字,砂山体育场未来的归宿已清晰明了。

  真正成就一个伟大体育场的,是那些不曾被展示、没机会被说出来的东西。在足球兴盛的年月,人们乐于被赛场上的激情点燃,这是在工业经济时代足球乃至体育吸引人的原因。

  关注砂山体育场命运的不仅是普通百姓,还有辽宁的体育人。家喻户晓的肇俊哲,作为即将年满35周岁的老将,依然在辽宁队司职中场。而这位在俱乐部和国家队中都大名鼎鼎的优秀球员就是在砂山体育场起步的。

  1985年至1992年期间,肇俊哲在砂山体育场作为辽宁省少年足球队的一员,师从张引训练足球。据老帅张引介绍,组队之初,“大院”(辽宁体院)的足球人才大多来自大连,同样作为大连人的张引却认为,只要练的方法对头,哪儿的苗子并不重要,况且让五六岁的大连孩子离开父母来沈阳也不现实。在沈阳就地选材,不耽误学习,实行走训,一切就简单多了。这样,不满6岁的沈阳孩子肇俊哲开启了自己的足球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