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势:仍存降息降准空间

  据悉,今年以来,尽管宏观经济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但是对于全面降息和降准,央行迟迟没有听从呼吁。而此次央行动作,在市场人士看来,是管理层货币政策方向放松的强烈信号。包括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等在内的经济学家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均表示,此次降息意味着货币政策基调已改变,趋于宽松。市场人士甚至预测,货币政策已进入降息通道。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表示,降息意味着央行稳增长力度加大,除非经济增长企稳,或者出现通货膨胀,央行会不断通过宽松货币来稳定经济增长。他预计还存在3次降息、6次降准空间。

  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也认为,货币宽松空间被打开,未来继续降准、降息没有任何心理上的包袱,再考虑到存贷比调整带来的缴准压力,预计下一次降准降息不会太远。

  不过,对此央行昨日特别指出,此次利率调整仍属于中性操作,并不代表货币政策取向发生变化。尽管我国经济也面临一定下行压力,但我国经济体量大,市场空间广阔,协同推进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的回旋余地很大,抗风险能力也比较强。总体看,我国宏观经济仍保持中高速增长,物价涨幅回落,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经济增长正从要素、投资趋动转向创新驱动。因此不需要对经济采取强刺激措施,稳健货币政策取向不会改变。

  分析

  大型优质企业将受益 小微企业融资成本难降

  对于降息目标,央行表态明确—就是为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那么降息落地,真能如愿推动企业融资成本降低吗?湘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康持肯定态度。李康认为,降息直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尽管目前银行惜贷,但惜贷只是将部分资质差的企业挡在了门外,能够拿到信贷的企业,仍将受益于此次降息。

  不过,更多经济学家认为,单靠降息难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中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认为,央行此次政策直面融资难融资贵和经济下行压力大两大问题。降息的确会给企业融资成本下降带来好处。但是这种利好是结构性的,大型企业、优质企业将受益,可拿到更低的贷款利率,而中小企业信用风险高,资本金匮乏,能否因此受益不好说。无论如何,降息对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作用仍然是短期的,真正缓解企业融资成本,还需要发展资本市场,让企业补充资本金。一方面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另一方面也实现企业增信,这是根本之策。

  刘东亮在采访中亦指出,较高评级企业的贷款利率将下行,但资质较差的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贵问题不会有实质性好转,小微企业的困境还有赖于宏观经济的好转。此外,由于提高了存款利率浮动区间上限,这使得银行的存贷利差有所收窄,在一定程度上或影响银行新发放贷款的积极性。

  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认为,能否真的降低融资成本有待观察,从短期看,降息或导致一般性存款加速分流理财,银行综合负债成本不一定下降,而从中长期看,43号文是否能约束地方债务扩张,国企改革能否提高国企盈利能力,中小企业风险盈利特征能否改变是中长期融资成本能否下降的关键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