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误区:抑郁症过一段就好

  “抑郁症患者 骤增,但治疗观念保守,极易引发不可挽救的后果。”刘长辉举例说,一名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假期回家探亲郁郁寡欢,与母亲怄气、吵架。儿子反常言行并未引起 母亲重视,她以为过一段儿子就会好。20天后,儿子从6楼跳下,当场身亡。经调查,儿子已患抑郁症半年多了。

  还有一名60岁的老太太,儿女为尽孝,在郊区为老人买了新房,老人不得不搬离老房子,离开了老邻居。由于平时儿女工作忙,鲜回家看望,老人给儿女打电话常遭匆匆挂断。一个月后,老人跳楼自杀身亡。同样,老人已患抑郁症超过一年时间。

  “据临床权威反馈,如果得不到及时有效治疗,抑郁症患者中10%-15%的人最终以自杀方式结束生命。”刘长辉说。

  一减一增:嗑药、吸毒敲警钟

  提起酒精中毒患者,刘长辉告诉记者,门诊量在逐年递减,而住院患者却呈递增。这是因为,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逐渐调整饮食习惯,饮酒量减少,突发酒精中毒者减少;而长期酗酒者有个逐渐中毒的过程,其神经损害症状稍迟体现,因此,住院患者呈递增现象。

  相反,青少年滥服止咳水、中青年食摇头丸等现象有增无减。“我们经常收治这样的病例,现在对于这样的成瘾者没有十分有效的药物,最好是隔离式治疗。”刘长辉说,由于青少年长期滥用之后,会影响到中枢神经系统,精神上对药品产生了依赖性,精神颓废,严重影响学习和成长。

  他说,戒除青少年对止咳露的心理依赖,所需要的时间要比戒除生理依赖长得多。滥用止咳水的为什么以青少年居多?这不仅是医学方面的问题,更是社会问题,问题不在药物上,问题更出在青少年的思想教育上。

  沈阳晚报、沈阳网高级记者 唐葵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