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民生热点>正文

丈夫赴震中灾区失去联系 新婚妻子徒步寻夫(图)

A-A+2013年4月22日06:47大连晚报评论

11张春梅向记者讲述失踪的丈夫

  4月21日8时,雅安市西门车站,记者遇到了24岁的张春梅,她刚结婚两个多月,新郎是位地质勘探技术人员,地震发生时,他在震中区域的宝兴县明礼乡。

  “能离他近一点,就近一点”

  张春梅的老公叫李炳,和她同龄。在春梅口中,老公的昵称叫“大饼”。

  春梅和“大饼”都不是雅安人。这对来自四川泸州的小夫妻工作单位在成都。但是李炳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不可能常年守在妻子身边。李炳在宝兴县的工作地点位于深山里。当地人称“蚂蟥岗”。那是海拔2000多米的大山沟,地质条件很复杂。“汶川地震的时候,离震中区域那么远都有巨石被震落砸下来,这次可是震中啊!”春梅说,正是这个原因,让她在得知地震的消息后“心里像着了火”。

  春梅说,由于电话联系不上,她坐不住了。公公也从泸州坐车赶到成都,两人打了辆出租车一起前往雅安。但寻亲的道路在雅安西门车站终止了——由于通向震区的108国道实施交通管制,春梅和公公甚至找不到一辆去芦山县的车。4月21日这天晚上,他们在西门车站守了整整一夜。

  当得知我们的目的地是震中区域时,春梅的眼睛亮了。“能捎带我们进去吗?哪怕有一个座位也可以,让爸爸坐,我可以蹲在座位空隙里。”春梅说。我们为难地告诉她:这辆车最远只能走到芦山,或许连芦山都进不去。春梅的回答是:能往前走100米也好。“能离他近一点,就近一点;能快点看到他,就快一点。”

  我们被春梅的执着打动了。

  婚后“一面未见”的小夫妻

  上了车,春梅的脸上就不时泛起笑容。“我觉得能早点见到‘大饼’了。”她说。她不断拨打着丈夫的电话,虽然电话那头总是传来“已关机”的提示。

  春梅说,自己和丈夫“聚少离多”,平时只能靠电话沟通。“办完婚礼后,我和大饼一次面都没见过。”春梅说,今年2月8日自己和李炳在老家完婚。此后李炳就进了山,山里没有网络,春梅只好给李炳打电话,她还记得两人地震前最后一次通话是4月19日晚上8点。

  为了安慰春梅,我们不断刷新微博,查找关于宝兴县的抢险信息。当看到“直升机已经向宝兴空投救援物资”的消息时,春梅和公公一起乐了。从前日早上一直没有进食的她啃了口面包,还开了玩笑:“‘大饼’都有饭吃了,我不能饿瘦了。”可是很快她又看到了这样的消息:“宝兴县缺医少药,伤员没有麻醉药只能口含树枝手术。”春梅很着急,但她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躲开公公,她悄悄告诉我们:“我挺害怕的,你说‘大饼’会有事吗?”

  “我一定要接他回家”

  春梅的前半截寻亲路很顺畅。但在国道108线的荥经县道口处,我们的采访车也被堵住了。记者提出绕到省道210线进入芦山,但春梅决定,在荥经县下车,然后步行或找一辆摩托车深入震区。“我一定要接他回家。”春梅说。我们把大部分补给品留给了这个由公公和儿媳组成的寻亲队伍。又费力地联系上了正在宝兴县采访的记者同行。这位同行说,会把李炳的信息发给当地警方。一找到李炳,就让他给家人打电话。春梅相信,丈夫一定毫发未伤。我们也相信。

  昨日下午6时,记者拨通了春梅的电话。她和公公正在国道108线上向芦山县步行。“快到了!可‘大饼’的电话还没打通。”春梅说,因为心怀希望,所以“一点都不觉得累”。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