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闻>民生热点>正文

丹东大飞蟹内牵出罕见毒品网

来源:北国网-辽沈晚报2012年6月26日【评论0条】字号:T|T

  辽沈晚报讯(记者 经淼) 螃蟹是丹东东港的特色美味海产,爱吃不是罪过,但如果三天两头儿“快递”20斤大飞蟹来吃,就让人生疑了。今年刚过完春节,丹东禁毒支队的侦查员就发现了这么一个“螃蟹狂人”:宽甸人、无业、单身、行踪诡秘,没有过从甚密的亲戚朋友,螃蟹消耗量巨大,他一个人每隔一两天,就能吃掉20斤大螃蟹?原来,嗜好螃蟹是假,藏身在“保鲜冰”里面那些白色晶状物才是这个宽甸人真正想要的“宝贝”。今天是国际禁毒日,丹东禁毒支队向本报独家披露了这起案件的侦破过程。

  谁“吃”了那么多螃蟹

  那些海鲜呢?从不见他跟饭店有联络,一个人想必也吃不掉那么大量的螃蟹,这成了侦查员们怀疑的重点。

  大山(化名)是常常往外发送海鲜的东港人之一,今年40多岁,没有工作,日子却过得很宽绰,睡觉睡到自然醒,有房,还有一辆价值不菲的私家车。

  外人看来,他的主要收入可能主要来自“倒腾海鲜”,每隔一两天,他会往外发一箱20斤左右重的海鲜出去,飞蟹每斤30元,他能收入600块钱。

  大山低调,没人具体问过他的收入,他的生意一直很稳定,量不大,但销路没断过,他发出的螃蟹冰鲜箱每次从东港上车,选择最大众的运输方式,要么搭乘城际客车,要么搭乘并客的出租车,经过大约2个小时的车程,抵达宽甸,由一个30多岁的年轻男子接货。

  这个年轻的宽甸人也有着共同的“低调”特点,侦查员发现男子离婚了,独居,从不呼朋唤友,唯一的对外联系就是开车到几个让人很难建立起联系的“点”稍留片刻,“前后停留时间不超过15分钟,就离开。其他时间,宅男一个,很少离开家。 ”后来的工作让宽甸这位年轻人的形象逐渐具体起来。

  那些海鲜呢?从不见他跟饭店有联络,一个人想必也吃不掉那么大量的螃蟹,这成了侦查员们怀疑的重点,“禁毒10多年了,有一种天然的敏感,鬼使神差地,这条线索进入了我们的眼睛。 ”。

  从对“螃蟹狂人”的调侃,到推断“究竟多少人一起吃”,再到自嘲“我们怎么这么无聊啊”……最后,几个年轻的禁毒警察几乎不约而同地警觉起来,“这事不对……”

  宽甸的“螃蟹狂人”以及东港的大山当然不知道,就在今年2月,他俩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成了丹东禁毒支队的禁毒警察眼里“拴在一根绳上的俩蚂蚱”,双向监控发现,这俩人的联络很频繁,秘密侦查更确定了禁毒警察们的怀疑,啊,原来这俩宅男的意图,还真不在螃蟹。

  那螃蟹外,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最“陌生”的熟人

  “从常规渠道排查,完全看不出大山与这个东港人有什么联系,没有联络,也未发现两人认识。 ”

  对大山和螃蟹狂人的监控不能让他俩有丝毫察觉,如果只有一辆车频繁出现在你的视线里,你一定会警觉,尤其是“心里有鬼”的人。为了让大山和螃蟹狂人不警觉,每次都会有至少两辆车参与监控。“一辆车跟一段路,再对讲叫另一辆车跟进。”禁毒警察们认为港台的侦查电视剧里的剧情很真实,“就是那样的,艰苦、枯燥、但必要,而且有效果。”监控发现,大山在丹东东港的生活更是深入简出,离婚后单独居住,除与宽甸的“螃蟹狂人”有比较频繁的联络外,几乎与外界绝缘,大山藏在保险箱里的货源从哪来呢?

  正在禁毒警察们一筹莫展的时刻,另一个比大山年长10岁的东港人以“陌生人”的身份,慢慢出现在大山并不复杂的交际圈里。“从常规渠道排查,完全看不出大山与这个东港人有什么联系,没有联络,也未发现两人认识,不是亲戚,不是朋友,任你敲碎了脑袋也想不到,两个陌生人之间有什么联系。”。禁毒警察却在偶然一个机会下发现,大山名下的一辆轿车,使用者不是大山本人,而是一个“与大山看起来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究竟这是什么人,能够光明正大地无偿使用另一个陌生人的私家车?这层诡异的财产关系让禁毒警察们毫不犹豫地把这个50多岁的东港人划进了“侦查范围”,他很神秘,未婚,独居,极低调,衣着十分朴素,“看起来不像有钱人,生活和打扮,都十分符合他的农民身份,他用着大山的私家车,从不在东港开。 ”

  禁毒警察们长达一个月的监控确实发现了问题,财产关系诡异之外,两人有过一次秘密的会面……

  延伸至四川的贩毒网

  今年2月份,这个蛰伏许久的家伙终于出洞,上线开出那辆很少开动的私家车,从丹东出发,一路走高速公路,他要去哪儿?

  越掩饰,越可疑,“看到他俩偷偷摸摸地见面,心里一块石头可算落了地,”禁毒警察的判断终于由监控验证了其准确性,果然,这个50多岁的东港人正是大山的“上线”。

  上线比大山狡猾得多,禁毒警察们的监视,他都没有露出丝毫马脚,但今年2月份,这个蛰伏许久的家伙终于出洞,上线开出那辆很少开动的私家车,从丹东出发,一路走高速公路,做好了跑长途的准备。

  禁毒警察们也一路驱车跟踪,既不能跟太近,也不能跟太远,在高速公路跟踪真是折磨,不知道上线的目的地,警察们就那么大气不敢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地,跟着。

  上线很是“悠闲淡定”,开车开累了就找个小旅馆歇会儿,禁毒警察们却不敢大意,怕跟丢,必须委在车里,一个人睡觉,另一个人瞪大眼睛盯着旅馆外面那辆不知几时会启动的小轿车……

  如果不间断,需要开一天一夜车才能抵达的路程,终于在两天多的时间里抵达了目的地,四川,他以每克280元的价格买到冰毒,再运回丹东贩卖……这条贩毒链条,渐渐完整而且清晰了。四川到辽宁,丹东到东港,东港到宽甸。

  但这一次的跟踪不是最佳抓捕时机,只是摸清了这张网的脉络,有没有更深的水,有没有更复杂的线,有没有更庞大的利益集团呢?

  抓还是不抓?

  有几次想很不得马上把他们抓住的“冲动”,但他们更明白,一旦某一环节出现问题,链条上的其他环节、其他人员都可能因警觉而逃散。

  这些思考,成为丹东禁毒支队相关领导做出“延迟抓捕”决策的主要原因,一直跟进这案子的年轻禁毒警察们早就在长达1个多月的“跟踪”、“监控”工作中屡次忍不住要“抓捕”。

  “基本是圈定一个,监控一个,摸准一环,盯死一环”禁毒警察们从“上线”到“大山”,再到宽甸的“螃蟹狂人”,个个监控,既要做到不跟丢,也要保证绝不打草惊蛇。

  这其间付出的辛苦和耐力对禁毒警察们是挑战,“2月份,天挺冷,大山几乎每天傍晚发货,我们就傍晚跟踪他,再跟着发货的车去宽甸,接着监控宽甸的螃蟹狂人,一盯一夜,得看他把东西转到哪去……”

  有几次想很不得马上把他们抓住的“冲动”,其中的几次是经过跟踪发现宽甸的“螃蟹狂人”每次以600元一克的价格,销售冰毒给吸毒人员,“螃蟹狂人”其实是最底层的分销商,他把从大山那里得到的冰毒、麻古分装成小剂量,再驱车前往几个固定的地点,销售给固定的吸毒人员。禁毒警察们之所以“忍不住要抓人”是眼看着螃蟹狂人用毒品引诱着一个个吸毒成瘾的人, 1名购买大量冰毒的吸毒人员,和3名购买少量冰毒的人都被禁毒警察们锁定。

  另外一次“抓捕冲动”出现在“上线”与四川的源头进行接触时,“可算找到源头了,如果把源头给按住,这案子就可以结了……”

  但他们更明白,一旦某一环节出现问题,链条上的其他环节、其他人员都可能因警觉而逃散,所以,经过请示,思索再三,丹东禁毒支队的领导还是作出了“要忍耐,要精心策划,抓准抓全”的决定。

  30余警力、 6地点同时行动

  丹东禁毒支队、丹东市刑警队、东港警方、宽甸警方的30余名警力整装待命,他们分散在6个地点,就等总指挥一声令下……

  随着案情越来越清晰,各个环节的抓捕条件也越发成熟,在东港“上线”最后一次与四川“源头”进行交易后,经过长途跋涉的丹东缉毒警察们在四川果断展开抓捕,这个出生于1981年的年轻“源头”刚刚得到20多万的毒品交易款后被“按”在了家里。

  “源头”的愕然让禁毒警察们知道,他们之前的侦查和布控全部在涉案人的意料之外,警方的秘密监控十分成功。东港“上线”也全然不清楚四川的年轻源头已落网,回到丹东后,他第一时间以每克400元的价格与大山进行了交易,而这一切,全被24小时跟踪他的禁毒警察们看在了眼里。

  3月10日中午,已经多日没有“发货”的大山,突然接到宽甸“螃蟹狂人”的信息,原来,“螃蟹狂人”等不及接货,打算自己跑到东港来取货了,得到这一消息的侦查人员立即将这一重要信息通报上级,看见时机成熟,丹东禁毒支队、丹东市刑警队、东港警方、宽甸警方的30余名警力整装待命,他们分散在6个地点,就等总指挥一声令下,一场精彩的收网行动即刻展开。

  当日晚6点多,天已擦黑,看到“螃蟹狂人”与大山在东港见面时,交易现场早已被警方重重包围,总指挥下令抓人,“螃蟹狂人”与大山还未来的及看清来者何人就被牢牢控制。同时,丹东的宽甸、东港共6个场所的抓捕行动也在展开, 3名曾购买冰毒者, 1名持有毒品者,大山与螃蟹狂人、“东港上线”悉数落网……

  螃蟹箱里的秘密

  丹东的禁毒警察们相当于把一条贩毒的线给斩草除根,摧毁了一张完整的5层贩毒网。

  案情也终于在“四川源头——东港上线——大山——宽甸螃蟹狂人——吸毒人员” 5个层面涉案人员的供述里完成了清晰的梳理。

  螃蟹箱里的秘密,也就此揭开——用于保鲜螃蟹的冰,并不仅仅是冰,更有类似冰的另一种结晶物——冰毒!

  禁毒警察们在四川源头那里搜到了大量冰毒、麻古粉、可待因等毒品,东港上线以每克280元的价格购买这些毒品运回丹东以每克400元的价格卖给大山,大山再以每克500元的价格将冰毒藏在保存大螃蟹的保鲜箱里,经过短途运输发到宽甸,卖给螃蟹狂人,螃蟹狂人最后以每克600元的价格卖给吸毒人员……

  丹东的禁毒警察们相当于把一条贩毒的线给斩草除根,摧毁了一张完整的5层贩毒网络令该案的审理因证据确凿而进展快速。

  据悉,该案目前已进入公诉阶段,所有涉案的贩毒、吸毒人员将接受法律制裁。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