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金融动态>正文

官方回应豪华天桥造价之谜:预留千万额外开支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2012年8月23日10:37【评论0条】字号:T|T

  每经记者 齐文婷 宋丽 发自深圳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了备受关注的深圳春花天桥造价高昂引发争议、政府部门与监理公司给出相差1000万元数据的新闻。昨日(8月22日),深圳市南山区住建局书面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之所以与监理公司数据出现差额,原因是为地下管网探测、绿化、造价咨询等预留了1000万元作为额外开支。

  而对于春花天桥4000万元的造价是怎么花的?目前有关各方仍未给出说法,与春花天桥施工相关的建筑公司也都“三缄其口”。记者调查还发现,与春花天桥并称为 “姊妹桥”的“春茧”天桥,最终中标金额是1218.08万元。

  南山区住建局书面回应

  此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春花天桥工程项目的监理公司——深圳市佳安特建设监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安特)工作人员时对方表示,根据“业主”和佳安特签订的监理合同,春花天桥总投资、总造价是4000万元。而南山区住建局对外公布的造价则为5000万元。

  对此,南山区住建局给记者出具了一份《关于春花天桥造价问题的说明》:春花天桥投资规模约为5000万元,建安工程按暂定价4000万元与施工单位签订施工合同,施工合同中不包括测量、地下管网探测、市政、绿化、监理、监测、造价咨询、安监及不可预见费等,为上述费用额外预留了1000万元。该工程正在办理结算。监理公司收费是以建安工程暂定价4000万元为基数,按相关收费标准计价,监理费为91.08万元。

  建筑公司称“无奈”

  记者获悉,春花天桥的建造方名为“深圳建升和钢结构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升和),建升和为中建钢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钢构)子公司,而中建钢构隶属于中建三局。

  建升和项目管理部徐经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工程造价)政府说是5000万那肯定就是5000万了,按照它那个来”。

  记者询问春花项目材料采购由谁完成,徐经理称这一般看业主(政府)的意思,有业主自己采购好材料的,也有施工方自行采买的,但是春花天桥的情况他不是很清楚。

  “(春花天桥)具体造价金额是多少、各个板块额度是多少,政府官方公布的数据最为确切。每个部门业务范围不一样,我不好乱说。”徐经理表示,他只是管理部门,主要负责建筑项目进度、质量、安全等问题。施工项目都有一个流动的执行团队,就是项目组。但记者询问春花项目组长时,徐经理表示“有任何疑问就去找南山区住建局沟通”。

  在采访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建升和作为中建钢构的子公司,滨海天桥是其接的第一个天桥项目,春花天桥是第二个,此后也没有接过天桥项目。

  “我们是中建系统的国资企业,大运会我们也建了两个场馆,天桥作为配套工程,我们想的是为大运工程出一份力,现在搞成这种情况,我们施工单位都不知道怎么去弄。”针对目前春花天桥出现的一些问题,徐经理解释称,“春花天桥并不是有质量问题,这是有各方面的原因在里面。像积水问题,这是由它的结构决定的,我们是按照设计来施工的。

  监理公司未回应

  随后记者来到春花天桥工程项目的监理公司佳安特。

  此前,佳安特相关工作人员罗小姐曾表示,根据合同春花天桥总造价是4000万元,与官方给出的5000万“数据打架”。

  罗小姐此时却表示,由于公司老板不在,因此不接受采访。她的另一位同事则称,“我们老板出国几个月了,有什么调查的话再说,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跟你们讲。”

  随后,自称代表佳安特公司的一名中年女士称,“罗小姐只是我公司的一个投标员,她并不代表我公司的任何人。我们不知道情况,不回答任何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与中年女士一同前来的还有一名红衣男子。据佳安特工作人员称,他就是负责春花天桥工程监理的江卫中。但是,当记者向其提出采访要求时,他却没有作出任何回应。

  招标报价不透明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春花为大运会的应急工程。应急工程该走怎样的招标程序?目前官方尚未答复。

  记者注意到,关于大运会的天桥改造或新建项目的招标文件,在网络上均不能查到,而深圳市政府采购网只公布了一系列天桥的物业管理招标公告。

  在承接春花天桥项目之前,建升和完成了深圳湾体育中心跨滨海大道人行天桥(以下简称滨海天桥)项目。滨海天桥是大运会主场馆“春茧”的配套工程,因此也被称为“春茧”天桥,与春花天桥并称为“姊妹桥”。与春花天桥不同的是,此项目先发布了招标公告,滨海天桥的招标公告显示,该项目计划总投资850万元,而发包工程估价为800万元。2010年11月,建升和中标滨海天桥项目,最终中标金额是1218.08万元。

  此外,记者还找到一份2005年的天桥中标公告。其中显示,这是一项盐田区的人行天桥工程,中标人是深圳市悦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中标价为137.517万元。

  “酱油”预算法?

  中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凯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舆论关注的焦点是春花天桥的昂贵造价,而是这项巨额开支是如何通过深圳市人大审核的?如果确认相关程序不符合我国《预算法》,应该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按照《预算法》相关规定,与交通有关的公益性基本建设支出、设备购置支出、人员费用支出、业务费用支出以及其他事业发展支出等,均属于预算法所称的“事业发展支出”,应当列入政府预算。

  “很多地方政府在做预算草案的时候,都是囫囵吞枣,根本不会细化具体的建设项目和投资金额。”陈凯说,通常这种简单的预算草案难以让人大真正落实监督职能。“公开招标只是监督政府怎么花钱,而预算则决定着一个项目花不花钱,花多少钱的问题。如果不能明确项目的合法性,就根本无法杜绝乱花钱。”

  陈凯指出,不应该让政府预算法成为一部公民参与度低的 “酱油法律”,否则难以缩减预算外支出和不合理的三公消费支出。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