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闻>区域经济>正文

通化金马受困毒胶囊 大部分业务员在家休息

来源:投资者报2012年6月25日【评论0条】字号:T|T

  毒胶囊事件已经过去两个月有余,作为最早被曝光的A股上市公司通化金马(4.95,-0.06,-1.20%)(000766.SZ)损失颇大。

  近日,通化金马东北地区的一位代理商告诉《投资者报》记者,目前通化金马已经恢复了两种胶囊的生产,但是销量已经大幅下滑,大部分业务员都是在家休息,甚至有些已经离开。

  《投资者报》记者曾就此事致电通化金马集团(22.21,-0.44,-1.94%)询问,一位工作人员以董秘贾林伟不在为由回绝了采访。

  部分恢复生产 销量受影响

  4月25日,通化金马发布公告称,其共检出3个批次的清热通淋胶囊和1个批次的断血流胶囊铬含量超标。当时,通化金马将导致公司出现上述问题的原因归咎为“临时采购”。

  不过随后,通化金马的辩解被戳穿,依照该公司5月8日的公告,通化金马又有各1个批次的清热通淋胶囊和天麻胶囊被检测出铬超标,上述“毒胶囊”均来自浙江省新昌县华星胶丸厂。

  “现在通化金马有两种药恢复生产了,可以给药店供货,因为它现在有药监局给的质检报告单,其他的还没有恢复生产,其他的丸类、片剂产品也都没事。”通化金马一位区域代理商的员工张克对《投资者报》记者说道。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通化金马生产的胶囊产品有19个,实现销售收入8108万元,占公司销售收入44.68%的胶囊生产车间目前已被查封。而据5月28日通化金马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目前不合格产品涉及金额总计209.94 万元。但是通化金马只是按召回的数量计算损失,除此之外其他影响暂时没有统计,如召回费用、停产损失以及面临的处罚。

  “销量损失是其次的,这些检测报告把人搞疯狂了,多少产品多少批次都要省检,药检所24小时都忙不过来。”资深医药经理人、同济堂制药OTC总监张宾对《投资者报》记者说道。

  不过,通化金马也正在积极的进行补救当中。毒胶囊事件发生后不久,通化金马就从上海新仪微波消解仪作为样品前处理仪器,配合后续的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计检测铬等重金属元素。

  “通化金马大概在5月份的时候采购了我们几台仪器,这个仪器能帮助企业在短时间进行检测产品。”上海新仪一位东北区域销售经理对《投资者报》记者说道。

  “检测方面,以后有检测设备的企业可以厂检,省检抽查。”张宾说道。

  代理商受牵连损失未补偿

  纵观通化金马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这家公司的命运多舛。公开资料显示,通化金马成立于1993年2月,由通化市生物化学制药厂、通化市特产集团总公司、通化市制药厂,共同发起以定向募集方式组建,1997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2001年,通化金马遭遇重大危机,前董事长闫永明掏空公司近10亿元资产,然后逃之夭夭。虽然几年之后曾追回了一些欠款,但还是造成了巨大的亏空。

  2002年,当地政府旗下的通化市永信投资有限公司入股通化金马,成为第一大股东,算是暂时保住了这家公司,但是之后的发展也是举步维艰。通化金马董秘贾伟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目前通化金马仍有8.6亿元亏空需要每年去填补。如今毒胶囊事件再次让通化金马的资金链雪上加霜。

  然后可怕的并不是停产造成的销售损失,而是消费者对通化金马品牌的信任危机。“没出事之前,通化金马的产品销售挺好的,毕竟品牌也有知名度,但是出事之后,即使恢复生产也不好卖,大家对它比较反感。举个例子吧,以前你卖一千没问题,现在卖一百还得碰运气,而且还是那些不了解真相的人。”张克对《投资者报》记者说道。

  据张克透露,现在药品里边就数胶囊的利润最大,其他丸类和片剂只是能挣一两块钱,很多人不愿做。

  “大家都是靠胶囊吃饭,现在出事了,业务员都快没了。有的业务员干脆不干直接回家,有的还在观望,基本就是又要供货的,四五天出去跑一圈。而且厂家也没有说怎么处理。”张克告诉《投资者报》记者,现在自己就是闲居在家。

  然后最让人烦恼的是,张克所在的代理商是前几个月刚做通化金马的代理,渠道刚刚打开就遇到了毒胶囊事件,而通化金马至今还未谈及补偿的事宜。

  “我这边损失小一点,其他家损失很大,等于几个月都白干了。毕竟你出去跑销售,前期的费用都是自己的,有时候还得给客户送点礼,这些都是不小的成本。”张克说道。目前,有不少分析师认为,毒胶囊事件对通化金马的影响将持续数个报告期,未来几年业绩不容乐观。

  并购重组被市场再次热议

  作为最早被曝光的一批药企中只有通化金马是A股上市公司。毒胶囊事件发生之后,利空消息曾为通化金马股价带来重创,半月间跌去10%,市值蒸发2亿元。不过当事件渐渐远去之后,通化金马的股价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通化金马的股价大跌差点让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中招。去年第三季度王亚伟管理的华夏大盘进驻通化金马,持有307.54万股,成为当时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唯一的基金。但在毒胶囊事发之前,王亚伟早已出逃资金,已不再持有通化金马。

  但之后关于通化金马的传言开始上演。6月初,坊间传言通化金马有收购洮儿河酒厂和重组的计划。此前,在2010年的时候,通化金马进行过重组计划,不过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但是这一传闻没过几天就被通化金马否认。通化金马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及董事会未与洮儿河酒厂进行接触,也未商谈收购事宜。公开资料显示,洮儿河酒厂是吉林省白城市知名白酒企业,有较好的盈利前景。目前,洮儿河酒厂的有形资产和洮儿河品牌等无形资产的唯一合法使用人是吉林省金福酒业有限公司。

  不过,一位业内人士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收购会产生庞大支出,通化金马目前的账面资金还不能自保,不大可能进行收购。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