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走后我越琢磨越不对劲儿,想搞清楚这里边到底是咋回事儿。”许先生说,在自己和妻子的记忆中,在抚顺矿务局总医院住院的5天里并未被医生或护士告知与麻醉相关的内容。

  “住院期间做检查她是走去走回的,连一次担架床都没用过。”许先生说,“如果实施过麻醉,她能全身自如地步行吗?”

  “病案里没找到麻醉”

  今年2月26日,许先生到抚顺矿务局总医院复印了妻子的病案,共计37页,病案加盖了抚顺矿务局总医院病案室印章。仔细翻看了好几遍,许先生并未发现与“麻醉”相关的内容。

  “病案内容很完整,连转院时我手写的‘不用120急救车护送,途中一切后果自负’签字都有。”许先生质疑,“麻醉不是小事,需要患者和家属签字……要是住院期间实施了麻醉,病案怎么会没有记载?”

  许先生的妻子回忆,在抚顺矿务局总医院住院安胎期间主要是抽血化验、监测胎心等检查项目,“如果实施过麻醉,麻醉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病案里也没有记载……”

  “虽然麻醉费只是不到300元钱,但我必须弄清楚这笔钱是咋回事,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妻子的住院收费清单里。”许先生说,要为这笔麻醉收费向抚顺矿务局总医院讨个明确说法。

  院方尚无“处理结果”

  3月20日午后,辽沈晚报记者来到抚顺矿务局总医院,向相关负责人讲述了事件过程,转述了许先生的质疑。相关负责人当场电话通知妇产科,向记者表示“这就查档案,这就调查。”

  20日晚8时许,这位相关负责人回应:院领导组织当事科室人员进行调查,调取病程记录、查看收费单、找主治医生和收费护士了解情况……一位产妇的住院号与许先生妻子的住院号极为相似,收费护士误将麻醉费用记在了许先生妻子身上。

  这位相关负责人表示,院方向许先生和妻子表达歉意,妇产科将整改费用核查流程,确保此类事件不再发生。院方将依据相关管理规定,对当事科室予以严肃处理。

  3月21日晚,辽沈晚报记者询问处理结果,该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正在处理中”。3月25日,辽沈晚报记者再次询问,仍未获知抚顺矿务局总医院关于当事科室的处理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