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地:江苏睢宁

  张研:没有交社会抚养费

  在北京青年报记者联系到的4位未婚妈妈中,最早为孩子落上户口的是江苏睢宁的张研。在县城贷款买房后,2013年3月,她将自己的户口从农村迁到县城。同年10月,5岁女儿的户籍成了户口簿中新的一页。

  “没有交社会抚养费,也没有找人,就很自然地上了户口。当时给孩子办出生证明时,我没有填写孩子父亲的信息,所以后面(派出所)也没有跟我要父亲信息。”张研回忆,由于非婚生育情况少见,工作人员在办理前特别打电话询问了上级领导。

  在曾芷晴看来,未婚妈妈在为孩子申请落户前,首先自己要整理好相关的法律法规。“因为我们这个群体特殊,遇到的少,那些办事人员可能都不是很熟悉有关规定。”

  不过,并非所有地区的非婚生子女落户程序都如此顺畅。在曾芷晴将自己的经历发布在网上后,有2位未婚妈妈找到她,提到自己在为孩子申请上户时遇到困难,例如需要出示孩子生父的身份证明或孩子生父承认不要孩子的手写函。

  曾芷晴告诉北青报记者,有些未婚妈妈还未完全走出感情伤痛,因此不希望因孩子落户一事与孩子生父再发生联系,“在整件事情中,孩子是最无辜的”,曾芷晴如此总结道。

  抚养

  协商之后 生父支付30万抚养费

  对于女性不婚生育行为,“未婚妈妈”曾芷晴和张研都表示,如果没有良好的物质基础和强大的内心,不建议女性不婚生育。“小薯泥”是曾芷晴为女儿起的小名。小薯泥唯一一次见到爸爸是在半岁左右。那时,曾芷晴在妇联的协助下联系到孩子生父,要求其承担孩子抚养费。孩子生父一家最后同意就抚养费进行协商,最终同意支付30万元抚养费和3万元保险,放弃小薯泥的抚养权、探视权,并要求曾芷晴和小薯泥不再打扰他们的生活;小薯泥放弃继承权。协议签订后,曾芷晴问小薯泥爸爸,是不是再也不理女儿了。他说,“协议怎样就怎样吧”。曾芷晴说,“两个月后,每天都在教小薯泥喊妈妈,但她却喊了‘爸爸’。”

  在发现意外怀孕时,张研和孩子生父已经处于感情不和、频繁争吵的状态。但出于对孩子生父难以割舍的情感和性格中的倔犟,她决定生下孩子。这段感情在孩子两岁多时走到了尽头。

  现在回过头看,她认为自己当时思想还不够成熟,一心生下孩子的想法欠考虑,但从没后悔过,“感谢女儿来到这个世上,她让我成长”。

  在孩子出生后的3年内,张研基本没有工作,由孩子生父承担生活费,直到女儿上幼儿园。张研告诉北青报记者,现在她与孩子生父的关系就像“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她虽然没有坚持要对方出抚养费,但“还是希望他以后可以为闺女承担应尽的责任”。

  张研的女儿已经10岁了。她曾问妈妈,为什么不跟爸爸在一起?张研告诉她,爸爸还是爸爸,只是妈妈不跟他在一起了。

  还在牙牙学语的小薯泥当然还不会问这样的问题,但曾芷晴早已准备好了如何回答——“每个人都有爸爸妈妈,但不是每个人都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有的人只和爸爸,有的只和妈妈,而你有妈妈、外公、外婆。我们就是一家人,我们一起生活,而且我们永远爱你,所以你不用觉得你缺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