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区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成绩相继公布。随之,“考研成绩”一词与一个哭泣流泪的表情也迅速登上微博热搜,且长时间居高不下。在这简单“成绩”二字背后,可以说几多欢喜几多愁。

  据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9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显示,近年来高校毕业生逐年增长,在毕业生就业压力、非全日制纳入统考、研究生招生扩张等因素的刺激下,硕士研究生报名人数呈现快速上升趋势,2019年达到290万人,较上一年增加52万人,增幅达到21.8%。尽管近几年高校纷纷进行研究生扩招。但对于普通考生来说,竞争压力有增无减,其中影响较大的就是高校中接收推免生比例的提高。

  这也意味着,在考研路上,众多考生注定只能是“陪跑者”。考研败北之后,他们又将何去何从?

  “我连‘黄道吉日’都看好了,没想到还是以失败告终。”沈阳师范大学的应届考生张婉琳早早就查好了出分当天的“吉时”,却没想到“吉时”也没助她梦想成真。张婉琳的目标院校是南京大学,参考往年南京大学的复试分数线,她的总分够了,英语的单科成绩却不够,在看到成绩单的瞬间,她知道“凉了”。

  紧接着亲人朋友们的询问纷沓而至,“但每跟别人开口谈成绩的时候,心都跟针扎一样,特别难过,每次都快要哭出来。”张婉琳兵败考研后,情绪一直十分不稳定,关于未来的计划似乎全被打乱,留给她的只剩下“失败”二字以及大段大段的空白与迷茫。她在脑海中构思了无数次的发给心仪导师的邮件,此时也无用武之地。

  虽然“真的不甘心”,但这段时间张婉琳也开始关注调剂信息。如果选择调剂,张婉琳认为自己大概率会被调剂到一些比较偏远的地区,与南京大学失之交臂,但不调剂又不知道明年会怎样。在张婉琳看来,“二战”(考研失败后再次考研,简称“二战”)真的很需要勇气,因为“二战”要承受更多的压力,过程更加煎熬。

  张婉琳身边有一位已是“二战”的学长,今年的成绩居然比去年还低,她完全不敢想这位学长要承受多大的痛苦。一想那些坐在自习室的清晨到傍晚,想到凌晨两点站在走廊里背专业课的孤独,张婉琳再次变得哽咽,“我替他替我自己都感到难过”。而现在,她也只能在焦灼不安中继续等待调剂系统的开放。

  提起当初被调剂的过程,如今的人民大学博士生薛明仍觉得那是段很痛苦的回忆。他对自己的母校一往情深,2015年就报考了人大新闻传播学的研究生,但以几分之差失之交臂。即使只差了几分,薛明还是选择了调剂,“这是无奈的决定,因为一方面硕士报考人数只会越来越多,以后更不容易考了;另一方面我家人也希望稳妥一些,考上研究生即可,调剂的学校也有不错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