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村民讲,林某家境不错,父母家里开养殖场,养了不少蛋鸡,但是此人经常赌博,还与妻子离了婚,没有工作,父母现在也不接济他,在外面欠下不少债,林某还给金店送过鸡蛋。

  曲某曾经在金店对面的工地打工,没听说有什么不良嗜好,也与妻子离婚,二人都是三十家镇人。

  “曲某看上去挺随和的,林某相对来说,有点脾气。”村民这样评价二人,但由于交往很少,村民对二人的印象也仅限于此。

  店主还处于昏迷中

  在凌源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小花和母亲正躺在病床上接受监护,俩人面部肿胀淤青,吕某手臂打着绷带,二人都在沉睡。家属讲,二人还未脱离生命危险,小花头骨塌陷,颅内充血,导致意识不清,需要做开颅手术,家人正为娘俩的身体情况和手术费用发愁。

  小花的叔叔谢某称,案发时的具体情节,因当事人都处于昏迷状态,要等二人清醒之后才能知晓。对于被盗的黄金价值,谢某称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具体数额相关部门正在统计之中。

  谢某讲,他和吕某都是承德平泉人,吕某和哥哥在19年前来此打拼,开始只是干加工首饰的活,慢慢地有了点积蓄,再向亲戚朋友借了些钱,开了金店,金店已经经营了8年左右,外人看着挺风光,其实效益一般。哥哥在2013年去世,留下了一儿一女,吕某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很不易,家里开金店还欠下不少钱,现在连看病的钱都成问题。

  在隔壁的病房,记者见到了被妈妈保护下来未受到重伤的小杰,小杰面部肿胀,右手小臂多处外伤,已经结痂,看到外人,显得有些惊恐,退缩到床边。

  家人讲,小杰心理上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整日担心妈妈姐姐,时常念叨她们,但等到把他带到妈妈和姐姐身旁时,他又不敢睁眼去看,经常做梦,夜里也是常常嚎啕大哭,谢某讲到这里,不断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