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 碎发提取氨基酸再加工

  按照张先生提供的信息,记者与收购碎头发的王某取得联络。刚进入王某租住的院落,一堵1.5米高、3米长、1米宽的碎头发墙出现在眼前,驾车回来的王某告诉记者,这些碎头发约有1500斤,是他半个多月的时间内收上来的,“现在的头发的价格是2450元/吨,你想多少钱买?”王某一面说着,一面向记者递出纸烟:“老板是开厂子的吗,想要多少头发?”

  当王某确认记者“有实力”后,逐渐放下警惕开始攀谈起来。王某告诉记者,他确实是安徽的,来沈阳干收头发这一行快十年了,“这些碎头发都是为了提取氨基酸,再制作焗油膏、烫头水”,王某说,收头发这一行原来比较好干,近几年价钱越来越低,“原来河北使用的最多,就是那个叫新乐的那地方,现在卖给河北后再倒给湖北。”王某说,购买头发的化工厂越来越少了。

  记者询问是不是有用头发做酱油的,王某称,他不是干那一行的,不太了解,但确实听说过这件事,“听说就是用提取氨基酸的废液做,估计能行,那厂子不用进去就能闻到鲜味,老鲜了。”王某说,他能够确认的是,目前很多生产焗油膏、烫头水都是用头发加工。

  揭秘 从沈阳每月发出50吨碎发

  为了收购头发方便,王某不仅购买了电动车,而且还购买了微型面包车,并办理了营运手续。记者看到这辆用来长途贩运收购头发的面包车内,不仅有GPS设备,而且还有一张折叠成方形的地图,折叠起来地图的中心位置为沈阳,周边的铁岭、本溪、鞍山都在未折叠区域内。地图已经油渍斑斑,显示地图是被长期使用的结果。

  王某证实,他收购头发的区域确实不限制在沈阳的城区、城郊范围内。沈阳周边也是他收购头发的区域,最远处则是从长春市收购头发。“在沈阳干收购头发的有几十个人,我们都认识,每个月从沈阳发出的头发有50来吨。”王某说,这些头发都是依靠大型货车发运到外地。记者观察王某收购来的头发,看到已经堆成一堵墙高的头发,里面不仅混杂了各种颜色的短碎头发,而且头发内还夹杂着大量的卷发纸、烟头、棉签等杂物。王某告诉记者,头发被收购来后,都要在院子内堆放集中,经过粗略的筛选后,会将头发填装到编织袋内,按照每一个月或两个月的时间,再将编织袋内的头发装车发运到外地。据了解,从皮毛收购到加工生产过程中,劳动条件不良,收购者可能会患上职业性传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