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本地新闻>正文

辽宁东部大山里20多人患尘肺病 9人已先后去世

A-A+2014年11月12日06:51盛京门户网评论

尘肺病人们尘肺病人们

  核心提示

  10月末的一个黄昏,记者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电话那头,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是一位喘得厉害又急于向记者求助的老人。他说,他们那里有20余人都得了尘肺病,多年来一直没有得到政策方面的照顾,让记者快去采访。那里的尘肺病人中,已有9人先后去世了,而活着的这些人,严重者也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

  尘肺病,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字眼。在辽宁东部的大山深处,真的还存在着这样一群无人照管的尘肺病人吗?带着些许怀疑,记者决定走进他们的生活……

  高传修:恨不得剖胸呼吸

  迎着深秋的阳光,车子行驶在沈阳去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的山路上。路的两侧,夏日的翠绿已被秋霜染成了金黄,寒秋的景色是迷人的,但它也代表着衰亡。

  给记者打电话的人名叫高传修。听说记者去采访,高传修早早就坐在村外的桥头静静等候。他今年62岁了,是2000年查出来的尘肺病,当时只有48岁。

  高传修家的房子是得病前盖的,屋子很简单,墙面还是水泥的原色。他说,房子还没有盖完时,自己查出得了尘肺病,所以墙面连白灰也没刷。他家的院子很小,所有空间全种粮食和蔬菜了,因为他们这里地太少,平均一口人只有一亩多点,而高传修曾是矿上工人,村里不给分地。

  记者进院不久,高传修的老伴背个袋子走进院来,袋子里是她用近一天的时间,在别人家收完的地里拣的玉米。记者粗略地算了一下,袋子里大大小小共50多棒。她叫管庆素,今年61岁了。

  听说记者是来采访高传修的尘肺病的,管庆素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一言不发。当问到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十多年了,他什么活也干不了,那时两个孩子还小,家里所有的活全是我的事。”她用满是老茧的手擦了一下眼泪,“唉,不说了!这些年哪,自己背着孩子和老伴哭过不知道多少回了,现在不想哭了,哭也没有用啊。”她边说边收拾拣回来的玉米,“我拣这东西可不是喂鸡的,是人吃的,这些磨成小碴子,能吃好几顿呢!”

  今年69岁的姜国庆是在1994年查出尘肺病的,在这些尘肺病人当中,他虽然是四级,但身体看来还可以,不像高传修那样,走个几十米就得坐下来喘一会。姜国庆与高传修是多年好友,这会儿到高传修家来,一是看看老朋友,二是也想向记者诉诉他的苦水。在记者面前,两位老者旁若无人一般,回忆着当年在矿上井下采煤时的情景。

  两人都没有上过学,当年从部队转业后,就来到新宾县的小四平国有煤矿上班,他们的工种都是井下掘进工。“那个时候,一天只管干活,要产量,唯一的防护措施就是脖子上的手巾,煤烟太大了,呛得受不了了,才把手巾放在嘴前挡一下,这样一干就是十几年啊!”当掘进工时,他们还得过很多荣誉,受到过多次表彰,因为他们干得快,每月采出来的煤多,“那时真傻呀,现在身体完了,后悔也没有用喽!”

  说话间,院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帮人,或站或坐开始打扑克。这些人都是大四平镇的尘肺病患者,他们因为同病相怜,定时不定时地要聚一下。他们说:“说不定哪天一口气上不来人就没了,常聚聚,看一眼少一眼。”

  高传修与前来的人一一打招呼,可招呼还没打完,他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眼泪伴着鼻涕,整个人顺着墙瘫了下去,张大着嘴,一口一口不停地喘着。喘了一会,他说:“这还没有到晚上,晚上更厉害了,有时我真恨不得把胸剖开,觉得那样才能喘过来气。”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