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本地新闻>正文

18岁女孩弃报外地大学 留沈阳照顾患病妈妈(图)

A-A+2014年8月5日07:34盛京门户网评论

父亲去世,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她早早挑起了家庭重担父亲去世,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她早早挑起了家庭重担

  18岁的女孩,体重仅有40公斤,羸弱得像一根小草,却起早贪黑打着两份工。

  她本可以考上外地大学,过另一种生活,但她却放弃了,选择留在患病多年的妈妈身边,不离不弃。

  她叫祁文博,沈阳女孩。从六七岁开始,这个瘦小的女孩就过早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因为妈妈患有精神分裂症,爸爸患膀胱癌去世,她既要干家务,又要照顾妈妈。有无数次,祁文博半夜爬起四处寻找走失的妈妈,后来,晚上睡觉时她将妈妈的胳膊与自己的绑在一起,至今已有四五年。

  这个女孩的成长,注定是一个充满艰辛与痛苦的过程。她也曾感到绝望与无助,但她一直乐观向上,坚信靠自己的力量,可以为母亲撑起一片天。

  2014年7月23日凌晨4点30分,不需要闹钟,祁文博自动从睡眠中醒来。她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起来,悄悄到厨房打开煤气开始熬粥。头一天晚上在串店打工到11点,回到家12点多才睡觉,她捏了捏酸痛的胳膊,用冷水洗了好几遍脸,感觉清爽多了。

  母亲睡眠不好,靠药物才能睡着,吃了药就会睡得很死。早晨5点,母亲起床后,两人简单地吃了咸菜和大米粥。母亲嘱咐文博:“在打工的单位一定要勤快点,多干活,这是别人帮忙介绍的工作,咱得干好!”文博则嘱咐母亲要按时吃药。

  5点30分,太阳刚刚升起,温和地照耀着大地。文博素颜走出家门,一条马尾辫直接束在脑后,身着白衬衫和黑裤子,干净利落,这是工作服。

  在拥挤的地铁里,文博心里算计着,在串店干多少小时能赚够自己的学费。

  彼此寻找

  母亲是系在手腕上的牵挂

  文博上班了,王彦娇看着女儿瘦弱的背影很心疼。她多希望自己能赚很多的钱,女儿就不用再打工了,可她进的香瓜刚刚卖完,仅赚回一个本钱。在家呆不住,王彦娇出去捡废品。

  文博与母亲的住所是政府提供的廉租房,一年八千多元的房租,政府承担一大半,其余自己付。因为是一楼,屋内阴暗潮湿,堆满了王彦娇捡回来的废旧纸壳、塑料瓶子,散发着一股霉味。

  王彦娇患有精神分裂症,因为女儿的悉心照料,很久都没有发病了,“最严重那几年,我谁都不认识了,总是出现幻觉,整天找孩子。”

  1993年,王彦娇与丈夫一起从黑龙江老家来沈阳打工,他们原本都是民办教师,后来教师转制“一刀切”,没有工作才背井离乡。“1996年,我女儿出生了,但没几年我和她爸因为家庭矛盾离了婚,女儿随我生活。”王彦娇觉得非常对不起孩子,因为2012年,她患上精神疾病,最后严重得疯疯癫癫,任何亲人都不认识了。

  经过强制治疗,王彦娇病情有所好转,她第一个认出的人就是女儿。“大闺女啊,我可找到你啦,你跑哪去了!”王彦娇一把将女儿搂在怀里,在患病期间她一直认为孩子丢了,不停在自己的世界里寻找孩子。

  母亲患病后,文博爸爸重新回到她们身边,一家团圆了。刚从医院回到家时,王彦娇只认识女儿一个人,连亲生母亲都不认识。“所以妈妈特别听我的话。”文博那时才7岁,每天都是她哄着妈妈。上学前,她先把妈妈的药拿出来放好,嘱咐几点吃药,然后才走。有时王彦娇发病会出现幻觉,以为孩子又丢了,就跑出去找,还会去公安局报案。民警熟悉她的情况,就安抚她坐着等,等到晚上文博放学,就和爸爸一起把妈妈接回家。“有时候,妈妈半夜睡着睡着就悄悄溜出去找我,我就赶紧爬起来去找她。小时候住的是平房,周围没路灯,天特别黑,我很害怕,但一想到妈妈找不到我更害怕,所以不管多黑多害怕,我都会坚持找到妈妈为止。”为了防止妈妈半夜走失,文博想到了把自己的胳膊与母亲绑在一起睡觉。“绑了能有四五年哪。苦了文博,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我一动她就醒。不过她从来都没有冲我发过火,也没对我大声喊叫过。”王彦娇用手拭去眼角的泪,哽咽着说,“我女儿是个懂事的孩子,对我特别好,没有她,我活不到今天。”

[1] [2] [3] [4] [5]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