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本地新闻>正文

老辛讨薪十三年 房子车子老婆孩子全无

A-A+2014年1月26日06:53央视《经济半小时》 评论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现在是什么病啊?

  四川省广安籍务工人员蒋道平:就是感冒,加那个肺也有病,胃(病)也严重。

  蒋道平每月200元租来的这个平房四处漏风。现在患了重感冒,他还不得不住在这个屋子里自己输液。蒋道平说,20多年前,他初到大连打工时,身体很健壮,先是自己做建筑工,后来做了工头后,也同时干些体力活。但2001年接手的那个工程,整个把他拖垮了。

  蒋道平:(辛)老板说不干了,没拿到钱,没干就拆了(架子),拆了就要钱了。老板从哪儿东弄西弄,弄了十多万(元)给我,弄了十多万,还欠我六十几万(元)。

  蒋道平说,他带到大连打工的60多个四川广安老乡目前还有62万元工钱没拿到,他作为小工头,只能追着找他干活的那个辛老板讨薪,但讨着讨着,辛老板没影儿了。

  蒋道平:后来找不着老板,就找不着了,就那么多年了,一直找不着。

  大老板跑了,小工头跑不掉,六十多个老乡整天追着讨薪,蒋道平只好自己想办法垫付农民工的工钱。

  蒋道平:我的那些工人啊,我跟他们说好话,说我在家里借,抬(贷)点钱。

  现在,蒋道平心力交瘁,身体大不如以前。好在这次生病之后,一个工友闻讯前来照顾他。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怎么烧冰呢?不烧水呢?

  辽宁省大连市庄河籍务工人员辛贵彦:现在有的自来水,人都撤了,(水)全冻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烧水做什么呀?

  辛贵彦:(他)吃药。这两天就感冒了,(我)一直在这。

  辛贵彦说,他自己也是一个小工头,当年和蒋道平干的是同一个工程。

  辛贵彦:(欠)我大概60多万(元)。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当时你带了多少人?

  辛贵彦:我带了是57个人。

  辛贵彦告诉记者,他来自辽宁庄河,和找他干活的辛老板是同乡。十三年来,辛贵彦为了讨薪去辛老板的老家找过多次,却一次也没有堵到他。不过,2010年,他听到一个好消息,说辛老板把建设单位告到了法院,法院还要拍卖建设单位的房地产用来支付拖欠的工钱。

  辛贵彦:2010年我们去,据说是已经判了。判的胜诉,说拍卖。等我们去的时候,又不拍了。我们去找院长,给我们个主心骨,找法律咨询一下。可倒好,我们还叫人家刑拘了。为了要钱还刑拘了。

  辛贵彦说,当时也是临近春节,他以为法院出了面,讨薪应该很快会有结果,就和蒋道平等三个小工头去法院催促执行。

  辛贵彦:就在那个大连法院。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大连市中级法院?

  辛贵彦:对。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们做什么了吗?

  辛贵彦:我们没有做什么。我们要求就是,这官司究竟判没判,能不能给我们农民工,一个交代,一个答复。人家也不出来见,也不问,完了之后,完了之后,我们就跟人家跪下了,想着你给我们一个答复。马上过年了,春节了,说我们扰乱社会治安。

  辛贵彦说,那次讨薪,他们在法院门口正好撞上了辛老板,但被拘留15天,大年三十下午才放出来。之后又找不到辛老板的影子。不过,今年元旦一过,他们听到消息后,在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门口,终于堵住了辛老板。

  辛贵彦:近期我们才怎么堵着的,在沈阳法院,高院那一块,我们知道他上那去起诉了,我们才知道(行踪)。

  老辛讨薪十三年房子车子老婆孩子全没了

  无论是徐光平,还是小工头蒋道平、辛贵彦,大家都把讨薪的希望寄托给了他们所说的辛老板。十三年来,被欠薪的一百多农民工,只剩下十几个人还在坚持讨薪。他们担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力量与希望会越拖越小。那位辛老板,究竟能不能让他们讨到被欠了十三年的薪水呢?根据他们提供的辛老板的电话,记者想法设法找到了辛老板的住处。

  这是大连市郊的一个小山坡。十多年来一直躲债的大老板辛贵武目前就住在半山腰的这个临时建筑的小平房里。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