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本地新闻>正文

爆炸现场损失惨重 伤者暂未脱离危险

A-A+2013年5月30日09:20华商响网评论

  救人 丈夫带着朋友冲进工厂,用被单抢出妻子

  “爆炸后没过几分钟,村里小伙赵军带着他四五个朋友往厂子里冲,因为他媳妇儿是厂里的工人。没过多久,他们用被单把他媳妇儿抬出来了。”几位村民说。

  村民们说,爆炸当时,工厂里大概有5个工人,其中3个是本村村民。

  记者从众多村民口中得知,工厂爆炸导致几十户居民家玻璃被震碎。记者走访了几户村民家,除了窗户玻璃被震碎外,村民金女士家天花板内层被震得掉下来,一位村民家西侧房山的墙被震出裂缝。

  一位村民说,爆炸时,他82岁的老母亲正在家里,被吓得不轻,“我妈心脏不好,我已经赶忙把她送到医院去了。”这位村民说,另外,他两岁的孙女也被爆炸吓得不小心磕了一下,鼻梁处受轻伤。

  这家工厂东侧居住的村民武先生说,这家工厂是2004年搬到这里的,用的二手厂房,这是一幢地上3层、地下1层的厂房。约2008年左右,工厂又加盖了一间2层的厂房。“发生爆炸的就是这座后建的房子。”

  受到工厂爆炸影响,村子停水停电。

  惋惜 一名死者上有老下有小,今后谁来管孩子和老人

  第一位被丈夫救出的村民名叫孙丽,女,29岁,救出孙丽的是她的丈夫,名叫赵军。

  第二位被救出的伤者是马文军,男,47岁。还有一位姓金的女士,30多岁。

  此外,记者离开现场时,现场另一名死者尚未被抬出来。

  记者来到金女士家门口,金女士的舅舅正蹲在门外,眼圈泛红。“我们已经得到信儿了,这孩子(金女士)已经没了。”他告诉记者。金女士的母亲已经60多岁,事发后还在家里,“还没敢告诉她呢。”金女士还有一个11岁的女儿和一个妹妹。她离异后一直跟老母亲和女儿生活。“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只剩了一老一小,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呢。”村民们惋惜地说。

  爆炸后,伤者孙丽家属都赶往医院陪护,家中大门紧锁,她7岁的儿子托给邻居们照顾。

  在伤者马文军家里,母亲已经得知儿子出事。为避免老人受到刺激,家人把老人留在家中后也赶往医院。

  现场 砖墙被熏黑 死者被压墙下

  这家工厂门前的金色牌子被熏得有些乌黑。大火在16时许被扑灭,在工厂大门外的洼地,还留有能没过脚脖的一滩水。

  昨日17时许,工厂外的两道封锁线将村民隔离开来,工厂门外,120急救车和殡葬车候命,消防人员不断进出。

  一楼的空地内,十余个约1米高的白色塑料桶倒在地上,在二楼的房间内,成桶的化工原料一部分倒落在地上,另一部分堆约两米高。

  17时许,有救援人员表示需要木方,附近村民从自己家内抬出十余根木方,抬进厂房内。半小时后,木方不够,很快又从村内拉来十余根更宽的木方。记者采访得知,有死者被压在了墙下,需要靠木方支撑,抬出遗体。

  昨日18时许记者离开现场前,仍有一名不知姓名的死者遗体尚未抬出。

  质疑 化工厂就在村中央,“不定时炸弹”终于爆炸

  据村民们介绍,这家化工厂位于前谟村前庆路,“几乎就在村子里正中间的位置。”

  前谟村约有1200户、4500位居民。“这么多人的村子里,四周都是连片的一二层的居民,中间居然是一家化工厂!”村民武先生说,近10年里,因为担心化工厂会造成周边环境污染,他曾多次和工厂进行协商,但始终没有效果。“2010年,工厂通过了环境测评。”武先生说。

  记者了解到,这家工厂经营生产的产品主要有云石胶、干挂胶、云石腊、石材防水、防油剂、石材液体胶等。

  对于工厂,很多居民们都表示气愤,“这么多年了,(工厂)就像颗不定时炸弹,这回终于爆炸了。”

  ■医院探访

  两名伤者伤势严重 暂未脱离危险

  昨日19时许,记者在武警总队医院抢救室门口看到了受伤的孙丽。

  丈夫赵军回忆:“我去的时候,爆炸的地方往外冒黑烟,我媳妇儿就在门里边呢。可能是第一响爆炸后,她就往出跑,刚跑到一楼大门口,还没等打开门,第二响就炸了,这才没跑出来。”赵军说,当时媳妇儿已经被燎得面目全非。

  每次在抢救室的大门打开时,赵军都要往里探探头,争取看一眼媳妇。当看到媳妇全身上下一片黑、一片红的时候,他都要崩溃了。

  医生喊来孙丽的家属,说她的伤势非常严重,90%的烧伤,随时有生命危险,最严重的是吸入大量有毒气体。“你们谁知道她吸入的气体是什么成分,因为她全身上下都是化学物品的味道,特别呛人,一会儿要给她气管切开,但我们必须知道她吸入什么,否则无法对症处置。”

  打电话询问后,赵军说:“俺们就知道我媳妇做的东西就是贴地砖用的胶,具体都有啥成分可不知道。”

  此时,47岁的伤者马文军也转入了武警辽宁省总队医院。马文军的姐姐说,弟弟来这才工作了10多天。

  “他女儿还在读高二,也没敢马上告诉她,家里的老母亲也80多岁了,我们都不放心,晚上让二嫂把母亲接走了。”马文军姐姐说。

  马文君的伤情要更严重,除了烧伤,呼吸道也受灼伤。

  “弟弟抬出来的时候,脑袋都肿得可大了,本来是单眼皮,现在也肿成了厚厚的双眼皮,身上没有好肉了,太心疼了。”姐姐说着,手直抖。

  截至昨日21时许,两人都尚未脱离生命危险。本报记者 杨薇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