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本地新闻>正文

5人被绑上压网石扔进大海

A-A+2013年5月29日06:40北国网-半岛晨报评论

    这声响惊动了程林和另一船员单文辉,刘春雷用匕首把两人都逼到了船舱,谢章鹏、曲全越用绳子将两人手脚捆住。而船员于福原本也在刘春雷的死亡名单里,但因为会开船,被叫进了驾驶室。“你来开船,要是不配合,把你也做了。”刘春雷说。当晚,曲全越解开缆绳,于福开船启航,往西北方向驶去。

 

  抛尸入海5人被绑上压网石扔进大海

  在行驶了约20海里后,刘春雷等人开始抛尸入海。

  在96号船上,有几块备用的压网石,每个重三四十斤。在刘春雷的示意下,谢章鹏、曲全越将常瑛、任重斌抬到船中部,将压网石拴在两人腿上,将他们扔入大海。

  又驶出一段距离后,程林和单文辉也被抬到甲板上,在被绑上压网石后,程林被先扔进海里。谢章鹏供述,单文辉曾向刘春雷提出请求,只要不杀他,让他干什么都行,但他的要求并未被同意。当单文辉的压网石搭在栏杆上时,单文辉说完“你们别动,我自己来”,自己跳了下去。

  行驶了一天一夜后,9月20日18时左右,96号船看到了庄河岸上的灯光,刘春雷让把船退到深海没有船只处。“我们仨都杀人了,而你没有,剩下的老代(代铁庄)就看你的了。 ”刘春雷把目光对准了于福。

  根据4人的供述,“已经奄奄一息,不能说话”的代铁庄被抬到甲板,在其双腿上绑一个三四十斤重的铁钩,在庄河市蛤蜊岛海域,代铁庄被推入大海。而于福在后面“推了代铁庄一把”。

  抓捕归案4人分别在沈阳、黑龙江被抓获

  9月21日6点左右,4人从庄河兰店乡磨石房村大亮屯海边弃船上岸,在庄河呆了一天后,打车逃往沈阳,而后又去了齐齐哈尔。

  在被扔入大海的5人中,只有代铁庄被打捞上来,经法医鉴定,“死者符合生前躯、肢体部分损伤后溺水窒息而亡”。另4人尸体至今没有找到。

  在发现代铁庄尸体后,庄河市警方迅速锁定刘春雷等4人。 2008年10月23日,刘春雷、谢章鹏、曲全越三人在沈阳被抓获。 6天后,于福在黑龙江自己家中被庄河警方抓获。

  4名船员为什么要杀5名工友?

  太累了 每天工作14~16小时,还吃不饱饭

  于福老家在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烟筒屯镇东升村于海屯,2008年3月,21岁的他从老家来到大连打工,经中介介绍到丹东东港市的云鹏公司的船上打海螺。

  云鹏公司和于福签了劳动合同,约定每月工资1200元。“他们说每干一个月,就可以上岸休息,工资是按月开。 ”可上船后,他干了6个月,连一分钱都没拿到。这时,他听船长经常说云鹏公司是“黑社会”,警告他们好好干活。

  2008年7月,刘春雷也来到这条船上,他得到的承诺跟于福是一样的。刘春雷上船前在大连星海公园门口,买了一把匕首。后来,这把匕首成了杀人凶器。

  在刘春雷之前,谢章鹏、曲全越也先后来到96号船上,但他们4人并不熟悉。于福说,因分工不同,他甚至和刘春雷“没说过几次话”。

  海上无岁月。于福说,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根本不知道时间和月份的概念。“船上有块电子表,我们只能通过它,了解一下到了几月几号。 ”而劳作强度严重超出了他们的预期和承受能力,他们4人均表示,每天工作时间都在14~16小时,有时只能睡两三个钟头,就得起来干活,而且有时还吃不饱饭,“大米饭是生的”。

  常被打 打海螺的铁笼子也成了打人工具

  96号船一直在公海上活动,打捞上来的海螺由专门负责运输的船只拉到岸上,除了需要修护和保养外,96号船从不上岸。另外,手机在公海上没有信号,儿子于福在船上的6个多月里,孙玉珍一打他的电话,就说接不通。

  在96号船所在的海域,有10多艘云鹏公司的船,船与船之间喊话靠对讲机,而与岸上的云鹏公司通话则靠“大机”。“大机”由船长掌控,从来不让他们接触。“我曾让船长给岸上捎话,告诉家里说我们在船上,甚至让家里汇违约金,都不行。 ”刘春雷说。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