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本地新闻>正文

沈延毅与书法结缘整整80年

A-A+2013年3月19日15:11沈阳网评论

  沈延毅自9岁开始学习书法,到89岁逝世,前3天还笔耕不辍,与书法结缘整整80年,可谓对书法钟爱之深、浸淫之深,以至终身从之。沈延毅的书学发展过程,大体可分为四个时期:即从9岁到18岁,为他的启蒙基础期;18岁到40岁,为他的准备待发期; 40岁到75岁,为他的探索形成期;75岁到逝世前,为他的发展成熟期。

  他在父亲的指导下,对唐楷欧、褚、颜、柳诸家都悉心临摹研习,他在诗中曾写道:“髫龄满纸笑涂鸦,先仿隋唐诸大家。六十年中如寤寐,几番梦笔几生花。”他这一时期所写的唐楷作品形神兼备,结体和笔法的掌握运用都十分娴熟,所下功夫之深,可以从他60岁和80岁写的欧体、颜体楷书中窥得,少年时期临摹唐楷积淀的深厚功底,对他后来书风的形成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的父亲写得一手漂亮的“何体”,这对他的影响很大,他对何绍基(子贞)的书法亦用功尤勤,这种影响一直到他的晚年书法,还能见到踪影。

  沈延毅18岁时,父亲得知近代中国的碑学大师康有为寓居大连,他便携子拜见年逾古稀的康有为。此时的康有为已由当年“公车上书”的热血青年,变成了老态龙钟的长者,改良维新与保皇复辟的失败,使他离开了政治的漩涡,寓居气候宜人的海滨城市青岛、大连,以书画自娱,潜心继续他的碑学研究和书法创作实践。可以想象到,衰年的康有为见到风华正茂、身高体健、学识广博、谈吐儒雅的沈延毅时是何等的心情,他遂对沈精心教授,点拨导引。沈延毅每天得以为老师磨墨理纸,亲睹老前辈的点画运笔之妙,遂茅塞顿开,深有领悟。临别之际,康有为嘱他要继而上追秦汉,以求格调高古,并以手迹两幅相赠,作为奖掖鼓励。沈延毅由连返乡,从此将家藏魏碑旧拓,披览临写,悉心揣摩,直至年逾不惑。他在这段时间里,把《龙门二十品》的险峻朴茂、《郑文公》的遒丽宽博,《张猛龙》的雄秀劲利,两《石门》的恣肆奇浑,融为一体,熔铸成了独具特性的北碑风格。

  沈延毅经过70多年的坎坷生活磨练和对书法艺术的不懈求索,他的“魏体行书”书法已趋于形成,登堂入室的条件已经具备。特别是十年“文革”结束后,大地回春,生机盎然,被扭曲、压抑多年的中国传统书画艺术获得新生,已是古稀之年的沈延毅将自己的斋号称为“天行健斋”,又以炽热的激情投入到书法创作中来。这时的他,胸怀广阔,意境高远,诸家笔法,熟记于心,笔下的点画线条,似回鸾舞凤,万岁枯藤;六书八法,如天风海涛,变化莫测,他的书法进入了成熟收获期。他精神矍铄,精力旺盛,经常参加社会活动,组织者皆以他的光临为盛荣。他声誉日隆,名噪一时,每每妙文佳句,顺手拈来,题词赠书,一挥而就,各地求书者益众,片纸寸缣为海内外书家及爱好者宝之。1988年,在辽宁省首届书法艺术展上,沈延毅应众人之盛情,凝神屏气,悬腕挥笔,一幅周总理青年时代诗作的六尺四条大屏,一气呵成,56个大字,字逾半尺,笔酣墨饱,畅快淋漓,令在场者骇目惊心,赞叹不已。

  沈延毅先生是继邓石如、何绍基、赵之谦以后的又一位碑学大师,先生以魏碑为基,参以行书笔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结字特点和笔墨语言,其贡献有四:

  一、北碑为体,帖学为用。

  包世臣在《艺舟双楫》中极为推崇北碑,有十美之述:“一曰魄力雄强,二曰气象雄穆,三曰笔法跳跃,四曰点画峻厚,五曰意志奇逸,六曰精神飞动,七曰兴趣酣足,八曰骨法洞达,九曰结构天成,十曰血肉丰美。”对北碑的审美概括可谓全面,而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更进一步说:“凡魏碑,随取一家皆是成体。尽合诸家,则为具美”,沈延毅先生就是秉承二家的思想,采用百花酿蜜的方法,尽研诸碑,取其所需,并参己意,用北碑笔法入行草书,行书得益于李北海,草书得力于传孙过庭的《景福殿赋》(如图四),法理具通。

  二、离俗自歌,不谬风雅

  沈先生虽直承清中期以来倡碑风之遗绪,但其风格又明显有别于前辈碑学大师:邓石如得于气象,失于粗野;赵之谦得于姿态,失于巧媚;康有为得于俊逸,失于漂浮。而沈延毅先生是把棱角森严的北碑,用婉转流丽之笔法行云流水地写来,点画峻宕跳跃、笔力厚重雄强,结字奇崛古厚,用笔与结构与上述诸家均不同,别开生面。从用笔上看,如果按照传统帖学的中锋用笔衡量,沈延毅的用笔可谓“不合古法”,中、侧并用、转、绞并施而不落窠臼,润含春雨,干裂秋风,正是这种楚调自歌的的独立性,使其打破了帖学笔法一统天下的局面,拓展了传统的用笔方法,充分地展示了其非凡的创造力,使线条的书写性与丰富的表现力得到了凸显,尤其是其独特的翻折与捺脚,表现出了强烈的力量感与艺术个性,内含筋骨,外耀锋茫,其犀利坚挺的笔锋所表现出来的力量与质感无不令人拍案叫绝。

  三、古穆奇崛,自成家风

  沈延毅复杂深邃、刚毅倔强的用笔,俊逸古厚、雄浑奇崛的书风给人以心灵的感动,王僧虔《笔意赞》:“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形美感目,意美感心”沈先生奇崛古拙的结体可能多不为大众所接受,但其独特的结体却来源深广,杂糅百家,不是简单的将甲、乙碑简单架接的小技巧,而是上考其源、下寻其流,上下纵贯、广收博采地将众体诸家中能为已用者掌握于手、融会于心、化而为我,遂成自家面目,表现出了他独特的艺术个性与追求。能把刚正奇倔、静穆古荗的字形如山泉般涓涓涌出,源头活水,一任自然,如羚羊挂角,不露痕迹,其笔法结构已完全是自我心意的流露,而不是刻意的描、画、作。而到晚年,越发的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由必然王国复归于自由王国,臻于化境,似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四、物我合一,气象洞达

  沈先生一生全身心追求书道,虽然历经坎坷,但始终把书法当作研习追求的事业,不论是下放到农村走“五七”,还是冗于繁重工作,一直笔不离手、不辍日课,直到晚年还经常读帖,时而临写,时而披览,时而书空画肚,书法成为了他的生活。

  沈先生书法艺术语言丰富,艺术品格高雅,从不墨守成规,常变常新,我们从作品中可以观察到,即使在一年之内的书写的作品的也有很大的变化,每件作品各具丰姿,很少雷同,即使最常见的四字条幅,即使是同一内容也各有千秋(如图五),而不是简单的应酬。不同的形式表现出不同意境,有创作意识的作品,能焕发生机别开新路,较之千幅一面的书家有着天壤之别,这与其不断追求变化的气度与胆识至为相关,我们从其暮年的作品中更能感受那种敢于造险破险,立险化险的艺术手段。赵之谦曾云:“书家的最高境界,古今二人耳,三岁稚子,能见天质;绩学大儒,必具神秀。”而沈先生暮年已将三岁稚子与饱学鸿儒集于一身,天质神秀,物我浑一,有如上林春花,无处不发。如其九十岁行书“谦受益”、“笔歌墨舞”(如图六)、“书法爱国、团结一家”等作品中感受到那种“大朴不雕”、“大象无形”、“如婴儿”、“复归于朴”的天地未开浑沌境界。

  蒋维刚兄对沈延毅的作品至为宝爱,奉为拱壁,历时二十余年收藏沈延毅的作品近二百幅,蔚为壮观。在全国即将举办“沈延毅奖”之前夕特选近百幅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品在鲁美艺术馆一并展出,很多作品当属首次面世,嘉惠书坛学林,钦佩之情难以言表,相信此举定能给辽沈人民对沈延毅书法更加深刻而全面的认识,给辽沈书坛再吹春风。是为序。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便民| 站点导航| 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