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辽宁| 新闻| 美食| 时尚| 旅游| 汽车| 健康| 教育| 城市| 便民| 站点导航| 惠购| 法律

|邮箱|注册

新浪辽宁

新浪辽宁> 新闻>本地新闻>正文

辽阳民工身陷黑工厂 19个月只发100元工资(图)

来源:北国网-辽沈晚报2012年10月19日10:33【评论0条】字号:T|T

 昨日下午4时,在灯塔市铧子镇上柳河村砖厂,被称为“老豁牙子”(中)的工人因被指认打人和夜晚锁门涉嫌非法拘禁而接受警方询问。  被称为“老豁牙子”(中)的工人因被指认打人和夜晚锁门涉嫌非法拘禁而接受警方询问。
几名工人坐在用红砖搭起的“床”上,他们每天要工作接近十二个小时。 本版图片由记者 吴怀宇 摄
几名工人坐在用红砖搭起的“床”上,他们每天要工作接近十二个小时。 本版图片由记者 吴怀宇 摄

  核心提示

  “灯塔一砖厂招工了,一个月2000多,包吃住! ”有人在劳务市场这样招工——谁知,都受了骗。

  在辽阳灯塔市的一砖厂里,农民工吃的是白菜、土豆、南瓜;一天干活超过12个小时还有人看着;每到晚上,宿舍的大门外面上锁,所有人只能在屋里的尿盆里大小便。稍有不满的反抗者,便会遭到呵斥和责打。同样,为了控制这些打工者,砖厂的工头想出了用“听话的”农民工管农民工的办法,一些试图逃跑的人先后被抓了回来。

  这些打工者从十八九到六七十岁,而一些能够逃走却没有走的农民工为了要到血汗钱,只能继续干活等待发工资。来自建昌的老王头在打工19个月后,只拿到了100元钱。

  辽阳灯塔警方高度重视,昨日将涉案人带走审查。

  求救微博引关注

  “灯塔市有黑砖厂!强迫民工劳动,还没有工资。他们这个团伙经常去沈阳鲁园劳务市场用高额工资诱骗民工去黑砖厂。还打骂民工。这是一个从砖厂逃出来的民工说的,天理难容!求你们解救还被困在里面的民工! ”

  这条微博引起记者关注。

  昨日中午11时许,辽阳灯塔市铧子镇一村庄。村后靠山坡的地方,高耸的烟囱冒着缕缕白烟,栈道砖厂正在干活。

  记者走进大门,一名头顶锃亮的男子迎出来,他自称姓沙。烟囱下是低矮的砖窑,一名被纱巾遮住面颊的女子坐在顶上,记录着开电瓶车的工人拉砖的车数。一名戴棒球帽的年轻男子在砖窑顶上巡视。

  记者走到工人宿舍,一间宿舍后墙刷着“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字样,一名蓬头垢面的男子迟疑着不敢说话。记者安慰着打消他的顾虑,这名看上去60多岁、弓着腰的男子张望着说自己46岁。“给你开工资吗? ”“不给。 ”“为什么不要?为什么不走?”“他们打人……我又没钱,咋走? ”

  说话间,一名身穿绿衣服,体格健硕的年轻男子开着电瓶车冲了过来,吱嘎一声刹住,用命令口吻低声朝男子说“回屋去! ”蓬头垢面的男子顺从地照做。

  绿衣男子称,该砖厂有28个窑,工人七八十名。与其交谈中,一名头发长及肩膀的矮个男子端着两个小盆经过,一盆盛着大米饭,另一盆清汤寡水,漂着白菜土豆。“就吃这个干活能有力气吗? ”记者问。矮个男子没回答,瞟了一眼绿衣男子走回宿舍。问起男子身份,他含混地说“领他们干活的”。

  昨日下午1时许,绿衣男子从电瓶车上下来,走向宿舍。“都出来干活! ”记者来到门口,阳光射进灰尘飞舞的阴暗室内,17名破衣烂衫的中年男子鱼贯走出,无一例外头发蓬乱,脸上、手上布满污渍。“铲车陷山上了,去抬出来!”绿衣男子挥手指着山脚方向。“我去拿个撬棍……”一名工人小心翼翼地问。“拿什么撬棍!”绿衣男子吼着,“这么多人还抬不出来吗?赶紧去! ”

  记者走进另一间宿舍,床铺脏乱,酸腐味刺鼻,一台“小太阳”放在地上。该砖厂共两排宿舍,七八十名工人蜗居。谈起宿舍,绿衣男子笑笑:“不漏风不漏雨就行了! ”“你们挨打,为啥不跑? ”

  工人说:“我们晚上9点回来,他们把门从外面锁上,根本出不去! ”“大小便怎么办?万一失火怎么办? ”“大小便屋里有桶,着火……”他几次张开嘴,无法再说下去。“穿绿衣服的是管事的吗?他打人不? ”“打!谁顶撞他或者跑了被抓回来,弄小屋里打,还有窑顶上那个……我们吃不饱还干重活,没力气还手,没力气跑……”

  两人顺利逃出砖厂

  “两个孩子被辽阳一个工厂扣了一年,没发工资。昨天跑出来了奔波一夜到沈,俩人手里还有几元钱,工厂有打手。 ”

  昨日上午,沈阳市铁西区兴工街八马路附近,另一路记者找到这两名农民工,23岁的董玉山和18岁的胡乃成。

  由于两个人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记者带着他们俩在一家炖肉馆给他们每人点了一碗炖肉,一转身的功夫,一碗饭和一碗炖肉已经被全部吃完。“我是甘肃定西市彰县人,在灯塔市铧子镇黄堡村一家砖厂干活。”董玉山说,但是进入砖厂后,认为并不好,就想离开,但是砖厂里的负责人陈厚柱不同意,让董玉山挣出从沈阳接他到辽阳的钱才能让他走,还没收了董的手机。“门口有人看着,院子里有人,晚上睡觉房门都锁着,小便在屋里的桶里解决,要大便就得找拿钥匙的给开门,然后他们盯着我们上厕所。 ”董玉山说。

  今年5月份,董玉山已经在砖厂干了两个月,按照最初每月2700元的承诺,他仅仅得到160元的工资。 5月下旬的一天,董玉山借着上厕所的机会,翻过院墙向村子外跑。“当时院子里有一个人,厕所旁边还有一个,我翻过墙他们就发现了,有一个也跟着翻墙在后面追我,另外一个后来开车跟了上来,还有一个看我们的也在车上。跑了不到一公里,我就被追上了,他们把我抓进车里,送回院子里,狠狠地打了我一顿,打得我两天没起来炕。 ”

  一个月后,董玉山被工头陈厚柱带到了柳河镇上柳河村的另外一家砖厂。在这家砖厂董玉山认识了胡乃成。“这里同样是陈厚柱承包的砖厂,有15名工人干活,从一个砖厂被调到另外一个砖厂干活,同样被约束人身自由,同样拿不到工资。

  10月17日晚11时,在多次商量后,董玉山和胡乃成掰开禁锢大门的铁丝,然后开门,逃出。

  出了砖厂的大门后,他们俩摸着黑向公路上跑,然后又向着沈阳方向跑。 4个小时后,他们搭乘一辆大货车,昨日凌晨4时许,他们被带到了沈阳市铁西区附近的一家工地旁。手里只有董玉山平时攒下来的20元钱。他们用这些钱给家人拨打了电话,然后就在街头等候家人的消息。

  灯塔警方带走砖厂工头

  昨日下午1时许,鉴于董玉山和胡乃成在砖厂打工期间存在着人身自由被限制的情况,记者带着董玉山他们来到灯塔市公安局柳河子派出所报警。

  接到报警后,柳河子派出所所长杨德勇和教导员曹文良非常重视,简单听取了董玉山和胡乃成的遭遇后,立即由教导员曹文良带队,派两名警员一同赶往上柳河村砖厂。

  这个砖厂在一个小土丘旁,规模有几千平方米,砖厂并没有明显的院墙,北侧、东侧的两排房子和两侧呈方阵状的砖坯子简单地勾勒出砖厂的范围。董玉山和胡乃成指着东侧的一排平房说:“这就是我们住的地方! ”

  房子是用砖头堆砌的,铺上木板制成的简易通铺,上面卷曲着被褥,屋里一股腥臭味。

  这排平房的房门是防盗门,窗户上全都装有铁栅栏。临近门口窗户的铁栏杆上有一个铁丝制成的小钩,上面挂着一串钥匙。“这就是我们房门的钥匙,一到晚上‘老豁牙子’就拿着钥匙锁上门,然后钥匙由他保管。现在门锁坏了,他才把钥匙挂出来。 ”董玉山说。

  在屋里,一名叫王跃文的64岁老工人说:“我在这里干了19个月,只得到了100元工资,‘老豁牙子’他们打过我,他们还限制我们的自由,不让我们走。 ”

  按照董玉山、胡乃成还有王跃文的指认,在砖窑的门口,警方找到了满脸烟黑的“老豁牙子”。

  与董玉山、胡乃成还有王跃文同住的多名工人表示,被拖欠工资不说,每天夜晚确实存在由“老豁牙子”锁门的情节。

  警方将“老豁牙子”带到派出所进行调查,对董玉山和胡乃成也进行了询问。

  两名打工者讨回工资回家

  砖厂的一名负责人介绍,陈厚柱是砖厂外包的工头,陈厚柱的工人由他自己管理,砖厂每月按工作量付钱给陈厚柱。砖厂还向记者提供了4月至8月份的工资表,上面写着每个工人的名字,每个人的工资表后面都有签名,并有手指印。而董玉山和王跃文都表示并没有在工资表上签过字(见表格)。

  砖厂负责人表示,由于现在无法确认是否是陈厚柱拖欠董玉山、胡乃成等工人的工资,但是这些工人确实在他的砖厂干活,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经过和董玉山、胡乃成协商后,砖厂负责人给了董玉山、胡乃成每人1500元的工资。

  柳河子派出所所长杨德勇表示,陈厚柱因涉嫌非法拘禁他人,已经被灯塔市刑警队抓获,并进行调查。“老豁牙子”也将移交刑警队进行调查。

  昨晚6时,拿到了1500元工资的董玉山、胡乃成在回沈阳的路上,坐在采访车上睡着了,还响起了鼾声。(奖励刘先生等两人线索费1000元)

  主任记者 温俊勇 记者 刘红涛 首席记者 李毅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辽宁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